aNobii:4

尖端出版社的政策真的是快刀斷尾,麻耶雄嵩少數的繁體中譯<鴉>一下就進入絕版且超難找的領域中,我想當初或許有考慮接連出他的作品,然就我透過簡體終於讀了兩本麻耶的作品後大概能想像台灣市場上應該不會太好,故事讀起來頗內斂,懸疑與他在日本的名氣我想是賣點,但作品中特殊的設計以及表達一些想法的情節讓娛樂性偏低,感覺比較小眾。

鴉  我就是好奇,先嚐讀了近代五奇書之一的<夏與冬的奏鳴曲>,老實說並不是太好看,甚至整個在孤島上繞圈圈還蠻累人的,只有謎團到後頭突然崩潰,整個情節留下深遠的餘味──這是我少數讀完後還去參考許多心得、反覆思量才大概得出所有情節的作品。接著這本<鴉>還是簡體第一時間也說絕版後來突然通知有書才總算收到的作品,比起<夏與冬的奏鳴曲>,<鴉>好讀許多,雖然這回一樣控制在小村莊且又有信仰,不過謎團以及主角珂允一直想要尋找的真相還蠻耐人尋味。

黑鴉壓境。

珂允在踏入這村莊時就遭到大批烏鴉攻擊,最後僥倖被村裡的千本家救起;他誤打誤撞地終於找到弟弟在筆記裡提到的村莊,這個有著「大鏡」信仰的地方存在著弟弟曾來半年的祕密,珂允希望一探究竟。

封閉的村莊通常對外來者並不友善,不過珂允的遭遇倒是還好,多少有不同的目光,但沒遭遇到甚麼脅迫,直到薪能祭典中再度出現的烏鴉災難,殺人事件於焉瀰漫而開。

弟弟來到此地還成為禁衛?七個月前的煉金術者之死?不怕殺人斑紋浮身的兇手?謎一般的高帽怪人?所有謎團繞在一個關鍵之上,特別中後段稍微強調了某種狀況讓我心裡有點怪怪的,到最後終於理解血手印的問題後,還真的赫然發現村莊的問題所在,也才循著珂允慢慢破解謎團,但最有意思的還是……村莊本身還不是最大的謎團。

這部作品是蠻有圍起來看有著主要信仰到進狂熱的村落人類樣貌,因此前後到真相的對比令人唏噓;在光輝的部分也真的寫出如故事中的重點一句:「神聖往往與無能同義,而尊貴往往意味著無用。」這不僅是村中信仰之罩,人類社會中無處不如此,我們會崇敬在自己感覺中有光的垃圾。

兄弟情感的杆格是軸心,主角珂允本身就因為弟弟的對比而覺得自己失去奔放,村中的櫻花橘花兄弟也是如此,通常好像也常有長子沉穩持家忍讓,而弟弟則自在悠閒,就我家來說也有點這樣,不過我對我弟不太有這樣的反抗情懷,小時候也是有被要求要讓弟弟還是怎樣,但比較沒有誰比較好或是相互爭寵之類的狀況,那故事裡的情節就蠻令人嘆息的。

人往往會被群體衍生的制度封鎖,接著許多自圓其說的解釋就來了,若轉身向著自己所處的社會,真的不乏見違反邏輯的怪現象,完全背離純粹的對或錯;我們所信奉的是那高高在上但往往忘了從鏡子裡窺見的被稱呼為神的自己。

推理帶點挑撥思維,故事中寓含理念、概念,這是我讀目前兩本麻耶雄嵩作品所感受到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