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bii:4+

父之罪  再度閱讀勞倫斯.普洛克的作品讓我百感交集,他自然是頗富盛名的作家,作品之豐更不在話下,然而卻對我造成「錯誤」的印象。09年展開我的閱讀之旅前,卡著的前一本是馬修.史卡德系列的<通往墳場的車票>,那時大學的我腦子還發育不全,看的推理相關不外是名偵探柯南以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早期只有更久之前的福爾摩斯全集以及亞森羅蘋全集……扯遠了,總之,當時想「閱讀看看」,而以貧脊僅漫畫的我亂踩踩中的是風格大異的冷硬派,更囧的讀到系列的中段,於是我糊里糊塗地就沒了興趣,成了頗失敗的閱讀體驗之一。一直到今日,在<父之罪>之前接觸了許多冷硬派作品,同時也從早期的馬修.史卡德來「閱讀看看」……反諷了十年前的我,我想我往後會持續追一系列,<通往墳場的車票>也會重讀吧。

決定不幹警察的史卡德成了私探,這次的委託人所託的事件是一件早已定罪的兇殺案,他女兒正是死者,而被捕的「兇手」則在牢中上吊自殺,結案──只是他對女兒已多年不識,他想知道女兒為何被殺?她死亡前的生活又是怎樣?於是,馬修.史卡德涉入溫蒂這女孩的謎中,從而發現事件並不如發現到歸檔時所理解的那麼簡單……

有些介紹、評論對馬修.史卡德的說法是「不夠冷硬的冷硬派」,雖然我這類型接觸仍不多,但他確實與早期如漢密特<紅色收穫>裡主角滿口靠杯滿腔熱血兩顆拳頭不同,史卡德有他離開警察之道的理由,而在<父之罪>中找出溫蒂之謎更是在她的成長過程與情感中循線找出玄機,他不只是解開事件的真相與謎團,更是讓所有人對自己與他人的內心有真實的認識,我們也才能一窺血案之下的人心人性面貌。

史卡德算是外剛內軟吧?過去警察的身分讓他有不容分說的特質,不過觀察事件與人還蠻會去想像兇手或被害人的內心;他與周遭的人算是賣人情的感覺,當然多少會用到鈔票,不過就是用者恆用,同時還表明了一個好觀點:人家給你錢就收著,將來可以好好利用,而自己給出去的錢是當下需要資訊時所用。她還自我約束十分之一會捐給慈善。

事件的真相是真的根據狀況與所問到的情況推敲而來,打通關節之外還有案情的思考,最後的結局也是場協商。問罪或許有很多哲理可以去遊說,但他俐落明辨,該怎辦就怎辦。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