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bii:3

讀多了推理小說後想再來試試典型的冷硬派作品,曾讀過同樣是達許‧漢密特的作品<馬爾它之鷹>,這部被譽為經典的冷硬派讓當時的我不曉得怎麼接受,可以說是亂成一團的拳頭推理;這回讀的是漢密特最早的一部長篇紅色收穫  <紅色收穫>。

主人翁是「我」,我前往與威爾森見面,結果他老婆迎接,沒多久接到電話,她出去了,四十分鐘後回來,腳下沾了紅色疑似血跡的污漬,說她丈夫沒法回來了……

蠻錯愕的開場,接著「我」就前往現場,果真是葛屁了,威爾森他老爸是在這「破生市」(博生市的鳥稱)頗有影像力的媒體人,嗯……反正,彼此暗喻良多的對話意思應該是要委託處理這件事,於是,「我」與這罪惡城市裡的四大角頭的對決就此展開。

冷硬與俐落我想是貫串整部故事,人物話中的幽默都很有意思也很有「殺傷力」,槍說開就開,不過寫起來詼諧感倒是重了些,很有大鬧的成分。故事中的人物都有不同的性情,像愛死錢的狄娜‧布蘭,雖然最後她還是覺得命比較重要,但這個莫名其妙都能出人命的地方,人命好像可有可無。

好吧,其實我讀這漢密特的第二本作品仍偏向較不喜歡,當然,這是他長篇處女作,深意上不及<馬爾它之鷹>,我覺得是漢密特透過自已的經歷與對社會的觀察寫下的暴力爽故事,就看「我」怎樣把城市的惡瘤一個一個離間、對峙、然後崩落,其中飆飛的血花就是書名的來由,所以我多少會覺得:這幾個頭目的領導與智商極度低落,可以說很本能野獸地控制著城市,主角幾句話都能全身而退並搞得雞飛狗跳──他不太用拳頭,用槍跟出一張嘴。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