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在推理小說中算是司空見慣,謎題也常是由一具屍體的出現開始,除了思考現場狀況與人的涉入可能性之外,就是為何這人被殺了?他或她的死亡是出自於兇手的什麼動機?兇手心中那道下手行兇的門檻是如何跨過?就一般的情形之下,決定的瞬間與決定前的累積會是如何?我想,東野圭吾在這本<殺人之門>殺人之門  中塑造了令人莫名有「同感」的角色,然後以懦弱、忍耐的高限度一步步朝向殺人之門而去。

從小開始描述,主角田島和幸是在小康的家庭中成長,父親是個自行開業的牙醫,生活甚至可算是優渥。從這裡出發,透過田島父親為何選擇「牙醫」這職業大概就慢慢滲透給讀者部分個性傳承的特色;那田島和幸這個人自小就是性格軟弱、貪些小趣味、因為有錢多少還能膨脹自我的人,這樣的孩子到了學校似乎可以說不意外地碰上霸凌的問題。我還是初次知道霸凌是英文bully的音譯,中文這樣翻起來也蠻有概念的。

小學時的他算起來就只有一個朋友──倉持修。他一樣沒什麼朋友,有些獨行,但是個頗有小聰明的人物。從田島的口述中得知小時後他就靠五子棋的詐欺遊戲手法釣上田島。

個性碰上遭遇就可能讓一家子家敗如山倒。田島開始遭逢家庭劇變(這部分我有些心有戚戚焉),從小開的生活一下子落入貧窮的邊界,家族與人際關係更是慘不忍睹,好不容易憑著「頗能忍」的個性步入社會,卻在這時遇上了昔日「好友」倉持修。

倉持修的出現總是光鮮亮麗,田島即使惦記著從小就「推測」出的「惡意」卻還是被說的服貼,於是,他的人生開始與倉持的好與惡周旋,盤繞在殺人之門前……

<殺人之門>就我的評價來看真的是蠻怪的一本書,因為我實在很不喜歡田島和幸超級窩囊的個性,我本人也是在有些軟弱中成長,呃,其實許多部分我都會跟他產生對照感,但是,他以「殺人」的概念強注在讓自己堅強的想法上卻造就出更無主見、更軟的個性,甚至在成為許多事件的幫兇之後還是站不住自己的陣腳,根本與玩具無異,因為主角這款的,讓我不那麼喜歡這部作品,但是,東野寫出來的結尾實在讓我很難不拍手叫好,再貫通人物與情節……我認為<殺人之門>寫出了很多也在結構安排上相當巧妙的作品。

本作可以說是<田島和幸之一生>,也要有像他這款爛性格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倉持修玩著跑。小說中以他帶出日本國內許多的問題,這些類相關於「詐欺」的問題。

詐欺可以說是相當惡劣的「賺錢手段」之一,這是一種骨子裡惡意卻在表面大揚善意的手段,我認為這是該極度譴責且重罰的犯罪行為,特別是「詐欺」的規模提升到「國家」的程度時,首謀若被逮直接死刑才是真的。我會提「被逮」是因為個人並不否認這是一種「賺錢」的方式,然而,相應的代價就得承受。

田島和幸這個人我想在閱讀過程中大概對他是好還是壞讀者自己心裡有數,他算是會滲透的白布,被染甩不掉還沾到其他地方去,本質上是個會努力的好人,但個性上卻會因為下不了關鍵的決定而拖累相關人(很像我周邊的某人吶……唉)。閱讀他的人生也是種負面學習。

制於倉持修,就書中的描述來看可以說他是心機算透且害人不淺的智慧犯,罪惡這一點是前提,但以他為人本身來看,我覺得他對田島和幸是一種「有點變態」的友善,因為他小時也沒朋友(田島是說大家都看透他的本質),或許他感情也很冷硬,不過田島對他來說搞不好是種依託,雖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但我想生命中他若沒田島大概也沒啥意義吧。

故事的最後是讓我覺得安排最妙的:到底田島有否跨越那殺人之門?

有點扼腕,但更是精準地諷刺了田島和幸他這窩囊個性的一生。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