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之翼  這部作品有些微接續著前作<紅色手指>,在故事的開始即是:加賀恭一郎與其父直到後者死後的年忌都各自頑固著。
  加賀也無法明說,所以對於其他人的責難讀著也是替他有苦在心裡。
  事件是一名巡查發現的,死者胸口中刀,但還一路走到日本橋上倒在麒麟象旁,是有何緣由讓他負傷瀕死也要到該處?沒多久就追蹤到嫌疑犯的蹤跡然而車禍讓他進了醫院,謎底似乎就在昏迷不醒的他身上,此時,與職安相關的輿論衝擊著死者與死者家屬,到底因果是什麼?加賀踏著「人」的步伐開始走訪、觀察,最後卻是令人感傷的真相……
  <麒麟之翼>不是單單讀過去就結束的作品,東野在故事真相 的「訊息」中透露了更多但卻沒有明說。書末臥斧的跋文中提到加賀恭一郎系列的特色,結合前兩相關作<新參者>、<紅色手指>到這一部更能看出他辦案所著眼 的是「全然的解決」而不是「形式(刑事)上的解決」,<麒麟之翼>中事件輕重在辦案人員的口吻中都可得一二,因為最大嫌疑犯出意外才凝滯著,但加賀憑著幾 個難以理解的行為中找出全然不同的事件面貌。
  透過嫌犯八島與被害者青柳武明發現了工廠派遣員工問題與職業安全問題,在這一點上原本被害者的立場遭到逆轉,同時顯示了媒體訊息的不確定性。
  青柳生前前往七福神神社參拜的行徑讓加賀發現事件背後的其他可能,最後落在父子的關係上,這對照了加賀與他父親的衝突;青柳武明這個人的特質義正詞嚴地面對教育,往回去看金關金屬的相對應措施,我想東野在這一點上間接譴責了職場上上級鋪蓋真相的自保行為,錯誤的領導、錯誤的教育必然會導致一而再再而三的錯誤。
  若是比較,個人覺得<紅色手指>帶給我的衝擊較大。兩部作品都探討著人性與社會,人怎樣的判斷就得承擔接續的後果,沒有光明磊落但至少要傳達正確的態度。求生求利卻可能忽略到真正搏動的溫暖的心。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