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愛  這本書的出現有點像是突然飛到眼裡的砂,揉揉眼才看清楚真的是要有光的要推理系列。一連串的台灣推理中突然冒出這本,看一下簡介,原來是中國的推理作品,作者紀富強。不曾聽聞過的名字,有點突然出現的作品,價格又抓得高一些,對我來說真是個謎團啊。

所以找了機會插讀了。

一開場,不曉得算不算中國文藝與台灣文藝不同,這當真是武俠小說一般,四字疊詞的威力踏上那巍巍峰嶺,吹來的是主人翁顧天衛的身影,這時還來個失神的千鈞一髮,差點故事還沒開始主角就GG了。

顧天衛是警隊的一份子,相當受上司器重;當前有個大案、大尾的老大兀龍總算出沒,一警人馬前去追捕,過程中提拔了下屬米臣,而後任務雖然扼腕,但逮中了現場可能通風報信的疑犯,哪知道與顧天衛未婚妻之死的關鍵線索居然冒出芽來,給了人正在死牢裡的諸葛超可能的機會。

失情的悲痛未曾讓顧天衛倒下,新線索的出現翻出了更多可能性,到底當時未婚妻蘇甜的死真相如何?又與其他的誰可能相關?沒到最後,所謂的真相只會是「片面」。

好。本書我讀起來蠻順,大概是我對於對岸的文學描述與許多情節的表現接受度頗高,不然裡面許多對話可能會讓人有些吃不消。謎底與結局的部分老實說能讓人心底往最深處跌下,場景前後也有所呼應,而以愛情小說為隱藏主幹來說,本作揪心的憾力可以說是相當足夠的──

然而,是啊……然而……

不論文筆、布局、寫法、情節結構都可說是相當成功的這部作品問題(我認為)卻是出在「沒有問題」上,本作中的人物、機關都太過理想化,首先我在前面就根本上質疑中國公安警察機關真是如此效率?公正?為真相?這非是種歧見,而是不管哪個國家的警察機構在「案件」的本質上若是已經確判且幾乎無誤的情況下是非常非常非常難以再接受「可能」的翻案的,甚至本作中的事件嚴重牽扯到相關人士涉入探案,這在「機關」上我認為是難以抵抗的部分,但若是「正義」、「英雄」式的想法那就頗可能,當然,<罪愛>中還有更深的心理因素,若不是這部分抵銷掉程序上的不盡合理,那本作就更空殼了。

人物更是如此,好吧,只能說並非不可能人就不會那樣,但所有對話、情節、反應雖不是沒加上人物各自的個性,但交流上卻相當的「應該這樣」,非常八點檔連續劇(台灣本土的強劇都在搞超脫創新了),若我是初生之「讀」或單純點可能感動或填膺到不能自己,遺憾我不是,所以在互動與互動的情感上進而導致最後所有人的行動的共鳴上頗低,有一種「粗淺」的心理卻牽引出「深刻」的行為。人會為愛瘋狂,但要怎樣的愛卻得好好描摹才是──故事中我只覺得刻鑿與設計。

我有感觸的主角顧天衛發自怎樣的內心衝突才想再啟調查,這讓真相多了份絕望與悚然感,另外還有董全卓這老警察對於真相察覺後的唏噓,在故事的尾端下了詭譎的一筆。

<罪愛>在整體上我是覺得非常可惜,甚至猜測與對岸政體影響有關的部分都呈現在警察系統的描寫之中;順流討好、逆流可能就是封殺,但令人激動的作品在前者只能討笑而已。我想,若許多狀況有不同的下筆與人物的運作,本作會有令人窒息的精彩風貌,而不是關鍵之處虎頭,連結之處蛇尾而拉低整體讀起來的感受。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