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會很突然地買下本書,呃,雖然這本<推理小說>推理小說  並不是看到就下手,但看到時就已經記著在心裡了。
  我喜歡閱讀推理小說,而這回有一本就名叫<推理小說>的作品,呵,初時是覺得作者秦建日子很有趣,或許是想變些什麼花樣?結果後者對了,前者可就不那麼「有趣」。
  這是本頗具戲謔性的「推理小說」。
  
  並不認識秦建日子這名作家,要說日劇我也很少看,不過光作者介紹那邊提到的我都略有耳聞,例如<HERO>。這本<推理小說>是她的文學出道作,這樣一個出道就充滿著濃濃的挑戰意味。
  <推理小說>的故事開端有點突然但對推理小說的讀者來說還不至於太奇特,雖然是初看脈絡無得尋的狀況,但之後「應該」會有什麼發展吧?於是,就這樣進入秦建日子設計出來的「推理」世界之中。
  事件、推理小說作家、警察、媒體……等等是基本的元素們,就一般的狀況來說每個單位都會有自己在「推理小說」中的「任務」所在,然而透過事件中的書籤「不公平的人,是誰?」反覆探問讀者「認為如何」?我在閱讀之後、跟郢漩分享後、再反思後大概明白秦所要寫的點,才了解這本<推理小說>是真的非常有意思。
  <推理小說>是針砭「一般」推理小說的推理小說,也就是她透過許多層面質問著一般推理小說的發展,例如:兇手對現場的動作是真有什麼隱喻?還是根本就是普通的好奇?、有什麼比較離經叛道的舉動就是精神不正常?、最後的發展就一定跟主角有什麼必然關係?……等等。秦在故事中除了一些基本人情、程序上沒什麼變動外,很多個點都反著「通常」出現的描述,像主角是個女警,這也就罷了,更是個豪放不羈甚至目中無人的女警──另外是個超級美女,這一點同時在同事的觀點中反覆強調:「這麼美是有什麼用?」或者換句話說是:「這麼美是有什麼情節上的幫助麼?」要更露骨地說:「許多推理小說中的女主角都描述得漂亮到讀到的男性讀者都會勃起,所以這一點很關鍵?還是根本只是種已成慣常的文學敘述把戲?」亦即,過於籠統的「討好描述」。故事中更提到一些推理小說的「公平」設定,結果實際上是讀著也搞不清楚狀況的「設定」,說到這個,我都會想到范達因那名留青史的「推理二十守則」,真會覺得,有點地位還想名字活久一點就搞個oo法則之類的去讓後代沒腦的好生崇拜就好,啊啊,我又偏激了。故事的推理面上也是,最後落得是很簡單的狀況跟手法;情節則是到劇終的關鍵時刻,兇手弄出來的卻不是可能是讀者預期中的女兒。
  這部作品呢,我覺得是作者想「玩玩」推理小說,倒也不全是諷刺,同時算是讓之後的創作者或讀者能在閱讀的過程中多想想,畢竟人心要用紙筆寫得活還得穿插不少意外狀況哩,所以,真能推出其理?不公平的,是誰呢?
  主角女警探雪平的形象是個逆轉卻也特別鮮明,在改編成日劇後成了主要的賣點,我對她的個性與敬業性算頗推崇,畢竟這也是秦所要說的一種不公平:要警察去問自己的良心或人性,那相對的犯人呢?誰問?又,怎到許多的最後執法卻被說成是對社會的「落井下石」,對犯人就產生奇怪的憐憫,或許是種社會型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吧。
  
  我想<推理小說>讓作者真就「推理小說」寫出自己的觀察以及文學式的評論,在「意念」的表達上頗為成功,我個人也很喜歡這一點;文字的表達也易讀,另外,雖然就情節之外的描述並不多,人物的血肉卻也都讓人頗有感覺,這樣的第一本推理文學出道作是挑釁也是威力十足。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