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蛇頸龍之日  <完美的蛇頸龍之日>……
  這是啥書名來著?在我知道這本書時第一個想法是如此這般,不懂一本被分類在推理類別的小說會跟蛇頸龍有什麼關係,不過當我知道內容與哲學有些關連時,反而不覺得那麼奇怪……這樣可以說哲學是種廣泛分類且都存在著怪詞的學問麼?呵。
  本作是作者乾綠郎首本推理作品,說是推理,其中較多的是記憶的追溯以及思想的判斷,嗯……或者該說是將哲學運用在敘述型詭計上?
  故事從回憶開始,透過「我」的口吻敘述著自己以及回憶,主要的部分圍繞在弟弟浩市身上,故事的進展告知了我們:浩市當前是植物人狀態。
  為了要喚醒浩市,在他所處的昏迷溝通中心中採取與其意識對話的方式設法喚醒。我想這部分的機器嘛目前是設想階段,只是類似的題材與事物有點雨後春筍的感覺,嗯……不消說,與近幾年的電影<全面啟動>有關。
  現實、記憶與虛幻?在故事的描述中一直都處在多重影像交疊的狀態,我本來覺得似乎是種「有意思」的寫法,一直到中後段才隱約設想到「可能的狀態」,這也使得故事的錯亂感得以靈活施展。
  乾綠郎的描寫手法很平易,並沒多過多的裝飾,這對於「混亂」還真有種「平易近人」的切入,讓人讀著會覺得突然出現的某人很自然,但同時又會覺得莫名其妙,甚至場景的切換也有幻影的效果,這部分在讀完後回想起來還頗不錯。
  對於現實或虛幻一直都是喜歡去想但總難有答案,而事實上只要去「想」就根本不可能有答案;死或不死都只會是懸解,因為「當前」的意識「現在」無法分辨,死後也無須「當前」來分辨,在我的想法裡這只是「有趣」的思維,但鐵定無解──或者說是人對自己的存在與意識這種「未知」(不知怎來的)希望有個「解答」,就如同我們對周遭事物賦予名稱那樣才有的「思想行為」,唯不同的是最好不要去探討這樣思維的實益,因為必定無解,只可能會有「想破頭讓自己思緒痛苦」的實害。不過整出思考的歸類還是蠻有意思,別遁入自設迷宮就好。
  思維與意識的解我自己也有所想法:從最微小來看,相互吸引、吸收、轉化……集合大後就成為「複雜」的意識狀態──並非個體,而是整體。
  讀了這故事順便囉嗦了一下我的想法,真說自問現在處於現實還是虛幻或者只是哲學領域中的想像世界?自己能抓到自我滿意的答案就足夠了,偶爾釋放點疑惑空間,讓思考有活著的著落,我想,「這樣的過程中」也算證明了某些事。
  另外,故事中也有個「哲學喪屍」的概念,這也是一種歸類名詞,若細想,當自己的思維無法解出周遭所謂的「現實」時,那這些其他人的「現實」之於你也是如同喪屍的存在。人都是在自己的世界中進行判斷與行為,去標的出「概念上」的存在只是讓自己有「活著確保感」的證明而已,若不指出「認為是喪屍的可能性」,那該存在於思想中的,真的是喪屍麼?
  這部作品算是提供了個不錯的思考篇章,不過驚奇度在度過許多閱讀的多疑腦袋中下降了些許,併在近來許多電影、小說作品中,或許能說是「存在思考」領域故事中的一塊拼圖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