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這名號我想不僅耳熟能詳且在台灣文學上可說是當代的代表之一。話是如此,但他的小說我還真的讀很少──個性上的奇怪彆扭,不過總是會選擇來讀。附帶一提的是,他文學與藝術(電影)的多面向廣面來看已經是大師級的水準,這是,我的感覺。
  先前僅涉略過<樓下的房客>、<精準的失控>,前者可以說是陰暗作品中的傑作,頗喜歡;後者算是異想的作品,點子很有趣,故事也有其效果,但我或多或少會去拆其中的前後連貫,因此在這部作品中算是了解九把刀是個相當奔放的作家──不綁手腳,我想這一點從他的文字上也能感受得到。
  運文用字詞上的魔術師是我對他的看法,當然以所謂正格還是什麼傳統之類的來看,他簡直是囂張,然而如此運用文字我覺得才是最貼近的──不是俗,而是本就如此,文學所謂的正式有許多都是被愚者傳下來的狗屁。
  嗯哼,大概太久沒讀他的作品,所以多扯了這些。
  關於九把刀的「殺手」系列早有耳聞,只是一直沒碰;我大概有一種晚於潮流就懶得主動次跟的毛病。這回會讀到是好友郢漩的「推」薦,總之,在順序中,讀完了。
  好吧,讀完感覺很好,說實在的,這一本<殺手,風華絕代的正義>殺手,風華絕代的正義.jpg  是非常有感覺的小說。兩篇故事,兩個殺手,頭一個叫做月(會讓我想到死亡筆記本),另一個則是時有耳聞的歐陽盆栽(害我之前以為殺手都是在寫這老兄的故事),兩者呈現出風貌截然不同的殺手生涯。
  月的故事讀起來可能會蠻爽的,老實說我也想過類似的概念,呃,或許我的看法跟九把刀有一些些類似,就是說,對於「該死」之人的定義。
  所謂殺人償命,等價交換,這好像天經地義,因此經濟犯、OOXX有的沒的犯也該用等值來看──幹,這是什麼僅是看似公平合理的道理?合理個屁。
  在下認為要以侵害的層面與結果來看,這本來就該如此。不說其他生物,人活著就是要利用資源,有資源才好存活,存活也不是活著就好,活到隨時都想死那等於是慢慢死,只是有些希望──我的意思是,資源深切關係到生死存亡,也就是說,重大的經濟犯影響的層面是非常巨大的,這些人還有一些附帶的「引誘犯罪」條件,也就是說,這群賽局理論的偷機者得以躲過最慘狀況(甚至沒事),因此有點管道與能力的豈不前仆後繼?你說這些人以錢償錢?屁,就是因為夠聰明夠有管道才有辦法如此犯罪不是?你他媽國家司法會比他們精麼?他們所侵害的法益是異常巨大的,當真沒有害到人命麼?這才是真的極度不公平的狀況,才是法律該鐵則制裁的對象,也是我認為無期徒刑都嫌輕的理由。盜竊大量資源者不讓他們死是要等著更惡化與其他有樣學樣麼?
  所以九把刀在故事中幫我們殺了,呃,雖然是透過網站的數字,不過看數字的累積就知道誰是眾矢之的──亦即,真法上該死之人(法律必然是該國人民的共識,沒共識你法個屁)。
  月的故事頗流暢,嗯……也是瀟灑也是帥。故事不那麼複雜,都說電影院了,就真是電影的感覺。
  結尾的部分相當精采,變動與串連相當刺激,當真是風華絕代。希望台灣真能有這麼一個。
  台灣的選舉真的選來慢性自殺,這樣有個能槍殺他們的應該會很有效果。
  
  第二篇是歐陽盆栽的故事:每件事都有他的代價。
  這一篇呢表現得更深切,而開頭還亂有意思……這殺手是不殺人的。
  哈,這是啥鬼?
  於是開始介紹歐陽盆栽的生平,原來他是「點到才殺」的騙子型殺手,有個殺手名號騙神的師父,但,到頭來他最多的就是殺掉「法律上」的人。
  扣上標題,這一則故事顯得相當立體,因為歐陽盆栽的方式使得許多人與人的交集複雜了起來,因果關係流竄,導致了之後的遭遇與更之後的異變,也讓他終於在最後的最後,殺了唯一的一個人。
  是一篇頗感傷的故事,但也呼應著月的故事:這樣的職業,有規矩上的條律,更有個人執業信念。
  
  頗喜歡這部小說,不過有些地方的揶揄稍微過頭的點,像是寫到節目來賓讓作者本身用很不在意的太度發言,感覺反而不太搭嘎,偌多修飾一下這類的諷刺,我想會更有意思。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