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一。以中譯本來說,這位作家的被翻譯數量並不多,但是還算是個只要有讀日本推理小說就能耳熟得詳的作家,特別是提到「敘述性詭計」的時候。
  敘述性詭計是指作家在故事中施展的詭計主要是針對讀者而來,利用文字透露出的概念讓讀者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或是被誤導,算是一招若成功就能讓讀者在最後真相揭露時大為震撼的好詭計。不過敘述型詭計的問題就是誤導的元素,通常用過一次之後大概就沒辦法再就同一個點進行變造;另外作家寫作的目的竟然是跟讀者玩文字遊戲這一點也讓此詭計有些沒落(就過去的聽聞所得)。因此,以敘述型詭計為賣點的作家相當不容易,像綾辻行人也只是有這特色而已,但折原一就我所知的是直接與敘述型詭計畫上等號。倒錯迴旋曲.jpg  
  <倒錯迴旋曲>的故事描寫作家與剽竊者之間的對決,從一開始痛苦的思索點子參加徵文比賽、終於完成、交朋友打稿到遺失然後被盜走進而展開報復是很流暢的發展,同時也讓讀者感受到作家因為心血結晶被竊取之痛,然而隨著視角的轉變,「盜竊者」的心境也讓人感到唏噓。因為原作與盜作的因而生出事件的果,這時卻發現時間點上的奇怪狀況,到底哪個視點是對的?又到底……誰是原作者誰是盜作者?故事到最後的部分來了個全面扭轉的排列組合,真相原來全在讀者的腦海中,只是以為航行中的思維之舟其實只是扭曲的水面映像罷了。
  人求穩定與確認會在自己所知的範圍中套上些許束縛,這時候就有可能無法用廣泛的角度來查覺實像,敘述型詭計算是從此特性出發的。在<倒錯迴旋曲>中,折原一大量利用這一個技巧迷惑讀者──還是很自然的表現,沒有任何刻意的文章卻可能是從不同角度出發的組合,進而造成邏輯演變中的錯亂,實在是高招,甚至最後也把「自己」給捲了進去,造成作尾再捲起的漩渦。
  透過這部作品算是能閱讀出折原一這作家的特色與心路歷程,除了敘述型詭計之外,他也是個「變作」作家,許多作品都是從一些早期的推理小說改變而來,就如同故事中的<幻之女>一樣,而這種特色可能自己也揶揄自己是一種轉變型態的「盜作」。我想,折原一就因為是踩著前人的軌道同時扭出自己的方向,所以故事的特色就朝著敘述型的方向而去──他能轉的不僅是過去的佳作,更能真對讀者下筆。身為作家的經驗與落榜的痛苦也在本書中具現,可以說故事中的山本安雄就是他本人的過去;後段的得獎與落榜應該是他真的經驗,雖不至於慘痛,但自己也喟嘆不已吧──這一個部份也讓故事的虛與實際發生的實產生倒錯的效果。
  <倒錯迴旋曲>是相當有趣的一部作品,折原一的文字流暢快意,敘述的簡樸直接正是敘述型詭計的關鍵要素,若寫不進讀者的理解裡,那就一點用也沒有。故事的組合跟排列相當令人驚艷──不過,真要獲得大獎,在他那年代的市場風潮是有點無力,也難怪他要在故事中的「得獎感言」中點出:別老是順著潮流而寫,要寫出自己的東西。這算是他對自己久難出頭與市場狀況做出的吶喊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