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在弦上,弦凝幽漣冷眼凝視著他。

  仇是什麼?恨是什麼?一切都映照在發寒的箭鋒上,只等鬆指之後,會是結束,還是開始?

  一些回憶是讓他猶豫的原因,或許有些可笑,冷血的流動間還藏著原本的優柔寡斷,這是一種變相的仁慈。

  幾秒,風嘯回了一點生氣,搖晃著失溫的身體,握起血跡斑斑的斧頭,仰起頭,噴出的血如小溪流過他如死火山般的雙頰,只是似岩漿般的雙眼仍獸味不減,抖著的接上弦凝幽漣的視線,嘴張,那有些沙啞的嗓音有點困難的振動著:「讓……我死的像個勇士。」

  弦凝幽漣不為所動,只有殺氣仍濃,暈不開的,讓空氣更為沉重。風嘯亦僵著,又數秒,是打定主意?他手微微顫抖,集了最後的力氣一吼:「殺……」首字未盡,一針破空劃出一道血線,風嘯的吼音嘎然而止,瞳孔急縮,冷汗凝滴而下,和著新血懸在顫著的鬚毛上,他只聽見自己的心跳…

  弦凝幽漣提弓向下,弦還輕震著,那一箭之促然,射穿懸浮的殺氣,軌跡劃過風啸左頰帶出一道直線卻滴血未沾的沒入地上。

  靜,弦凝幽漣神色微緩,風嘯一晌出不了聲,眼神透露的疑問:「為何不殺我?」

  一轉身,風嘯發覺自已已無力再追問,驚懼的望著弦凝幽漣的背影,直到風沙又起,遮蓋了死神曾走過的路線……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