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lking dead 1the walking dead 2  <The Walking Dead>是我朋友一直推薦我看的美國影集,記得從第一季開始就推推推,推到現在第二季結束我才觀賞──跟上他們的步調啦。
  對於喪屍的影片我的興趣並不高,雖然看人類面臨一大群「前同類」襲擊的反應很刺激。或許是一些電影特別想表現出喪屍被爆殺的快感讓我不那麼欣賞吧──當然設身處地那種情況下打起來感覺不錯。
  <The Walking Dead>的開場就看遠處來了警車,原以為車禍事故,結果縣警瑞克卻往裡頭走去,這個時間點,世界已經變了──他來到滿目瘡痍類似營地的地方,碰到一個小女孩,同時也宣告這部影集的開始。
  時間點往回拉,瑞克的登場還有另一番故事,他在一場警匪槍戰中中槍,送往醫院後還是在生死邊緣徘徊,等他甦醒後,醫院是一片寂靜……
  從醫院醒來然後外面變成喪屍的世界這一點跟惡靈古堡應該有點關係?老實說對一開始用同一招的方式我有些啞然,但這不失為一個好開場,畢竟,醫院嘛,生與死的起點,啊外頭那堆也不曉得是要說死的還活的。
  第一季第一個部分先引出喪屍這鬼東西,到底世界怎突然變這樣成了個謎,接著瑞克開始尋找家人,在碰到倖存者後,不解的部分才慢慢有了點頭緒。
  所謂有頭緒也只是知道那在正在路上漫遊的都不是活人,而且會咬人,被咬到的就會被感染,之後發燒、死亡,然後……
  復活;成為它們的一員。
  面對喪屍要殺,但人總有難以面對的困境,故事的開始就呈現人性羈絆的衝突──該怎麼扣下板機?
  故事接著雙線進行,我們會知道瑞克的家人都還活著,但,他們見面之後的變化,我想在這之前會讓觀賞者心裡有個梗吧。
  忘了片頭的音樂與影哪時出現,但我頗喜歡<The Walking Dead>的片頭:荒涼的每個地點、破碎的相片,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把喪屍給拍出來,而是讓你看「這樣一個世界」,充滿了空白、破碎,以及你所能想像到的恐怖與死亡。
  隨著故事進行,瑞克有了新的認識,開啟了前進的契機,場景切過一個一個,中於主要人物都到齊了。
  我想接下來就人物來說說我的看法吧。
  瑞克:警察,特殊的職務讓他有後天賦予的統領力,個性溫和強韌,對於這世界的變遷有其能「適應」的部分。他做法的特色會給予機會,只要有還能挽回、處理的機會,他不會衝動就做出排除的舉動,雖然在這種狂亂的世道上好像有點可笑,然而要連結人與人間的活絡,我倒是很支持他的做法,另外,該果決時他也不會說第二句話。第二季是他受到衝擊最多的時候,他這樣的個性真的是慢慢磨到變的,不管如何,全體生存是他的主要目標,但當情勢變得緊縮且全體出現疑惑的聲音時,他改變了做風──這是非得有所凝聚還是個性的根本變化?得第三季才能得知,總的來說,我頗欣賞這角色,是會讓我折服的風格。
  肖恩:警察,他原是瑞克的同伴兼好友,但在災難降臨之後他的性格造就了日後的衝突。我想是自信與自負,而他原本是團體中唯一的警察,這樣的身分與過去讓他有權力的歸屬感。其實他領導的方式與面對問題的做法都不錯,重點為「生存」的決斷也很好,只是在瑞克加入之後,風雲變色。對照瑞克,肖恩較不近人情,另外剛烈的作風也讓旁人感到不適;愈想奪下主導權就愈是被排斥。情感算是他會愈來愈焦躁的部分,讓人同情但也不得不說過度的自我構築讓他從原本的領導人物變成麻煩角色──即使做法正確,但做事是得看團體意識的。這個角色表現出在困境中較極端的求存不擇手段的人性特點,相當危險的領導。
  洛莉:瑞克的妻子,在絕端的困境中依靠肖恩,這也無可厚非,女性的自我保護意識的一種,而瑞克歸來後就很明確地切斷那段事出有因的關係。她算是被保護很好的角色……除了當媽的特權之外就是瑞克與肖恩兩人的關係,我個人覺得她的表現與反應很合理,但第二季開車出去找瑞克真是蠢到家了──有時候自主強的個性會搞不清楚自己該負責的事務是什麼,所謂自知之明是要清楚知道自己且更重要的是在團體中可能的效應,不自量力、自以為是只會拖出更多麻煩的狀況。她只要能自己保護好、管好孩子就行──每個人都想要解決心中的憂傷,但等待也是個好方法,更會是個好表現。我想洛莉表現出女性難管的情緒與堅強吧?對卡爾的教導也不聰明,與其不要他用槍不如好好跟他說怎樣管好自己。
  卡爾:瑞克跟洛莉的孩子。呃,其實我想說的只有他演得很好,我是說演員本身。他是個男孩子,表現起來蠻堅強的,那,就他的年紀來說,懵懂的成長期會衝一點、亂來一點,還算無可厚非啦,只是他跟老媽的搭配感覺上是專捅漏子。不過要讓一個有冒險精神的小男孩安份,有點困難,而我覺得卡爾的白目成分算還好啦。
  葛倫:韓裔亞洲青年,活力十足,呃,算是熱血年輕人的代表,雖然通常都是別人幫他「熱血」。葛倫是一種柔性的勇氣,怕得要死歸怕得要死,但要他執行任務還真是義不容辭;讓我激賞的一點就是,他決定一拼時會先說好自己能掌控的狀況,確定才會說「跟我來」。想了想他在團體中的地位,一直要他跑腿也不是沒道理,所有人中就他的機動性最強。當然每次都要他當先鋒是有點「爛差他先上」的感覺,只是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有辦法做得好麼?第二季中後段他表現了很有意思的行為:之前的衝鋒有時候也跟年輕的熱血莽撞有關,如果害怕而躑躅就是單純害怕而已,但到後頭他的退縮是因為有「依託」的存在,顯示了有了不得死的直接理由時,他會在限度內屏除一股作氣的陷陣心態。
  安卓莉亞:朋友都叫她神槍女……也是啦,她跟槍還真是有緣。一開始與瑞克的對峙就是她歇斯底里地拿槍指著,後來發生些事後開始在那邊要死不死的,總算讓她明白槍「最好該怎麼用」後,差不多就是女英雄誕生了。其實我一開始不大喜歡這角色,歇斯底里症有點嚴重,同時還有一些想媲美男人的心態,不過這樣的性格真的就是熬過去後會有實質上的進步──像後面她白目玩槍差點打死達沃爾就安份多了。第二季最後我真的佩服她了,大家都開車跑路只有她雙腳加上小手槍被喪屍追著跑,一介女流竟然有辦法跑一整個凌晨……不得不說她真的強化太多。
  達沃爾:朋友叫他聖騎士。他是一開始被困在屋頂上的雜碎莫爾的弟弟,個性超暴走,最初我還想說這老兄在團體中簡直是不定時炸彈,但後來的發展我有點意外,因為他成為隊伍裡最清楚自己在幹嘛的人物,先前的暴力、躁動好像是一種情緒的磨合一樣。第二季開始我就頗喜歡這號人物,為了尋找蘇菲亞努力不懈,還會給與適當的安慰,最重要的是他戰力超強,完全是團隊中最猛的男人──跟著他感覺很可靠。在尋人的任務殘念後他的情緒相當低落,但這也看出他是相當有感情的人物,因此,一開始他那爛哥哥的問題才會讓他暴怒難扼,只是一旦他認同你是同伴,完全就會是兩肋插刀,在需要時幫你扣下板機。他很清楚團體中的狀況,可以說是所有人中最「懂事」的人物,這還真是跟他一開始的形象大相逕庭;他很明白領導是如何,自己不會無聊去爭權;他了解生存之道,自己不會去強調自己的生存是大家該學的;他清楚團體連結的重要性,對於異常(像肖恩的自保)的狀況只要不是危及團體就不會多置一詞;他懂「瞄準」,必要時的出手絕不手軟,簡潔、確實。
  戴爾:團隊中的老居士,對人情意理相當明瞭,算是居中協調的人物。故事中還有種囉嗦老爸的特性。他就像他常碰的車械,團隊中的齒輪人物非他莫屬,不僅有整合、運作的效果,還能輔助領導。他少數情緒化的難過是在第二季後,結果真的是相當遺憾。
  赫謝爾:第二季中農場的主人,表現出在這混亂世道中遠離城市的信仰思維,讓他在農場中埋下一個大秘密。他的作為也無法多斥責,人的信仰若崩潰就會失其依靠,所以他有他的堅持──即使在外來人眼中這簡直是難以置信。重新拾回、解讀信仰是他所要表達的吧?真正要捍衛的不是農場,而是家人。另外,他最後那把散彈槍可以裝填那麼多喔?打不完咧……
  我比較有感觸的角色大概是這幾個。強大的未知突然籠罩的情況下要如何走出生存的一條路?他們領導著觀眾看這一場混亂的悲劇。
  
  第一季的故事穿梭在不同的場景中,城市裡不同的地方出現不同的喪屍襲擊狀況令人膽戰心驚,真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大批會跑的死人朝你湧來。
  被<The Walking Dead>裡的喪屍逮到真的生不如死……每個都餓得要死地直接咬下去。肉體被撕扯的樣子完全看不下去……
  針對這些喪屍的特性做了許多思考,因為一開始看那情況蔓延如此嚴重時就有些納悶,我認為當事情開始出現時應該還是有辦法壓住才對,突然搞出喪屍大舉壓境的環境起初我有些不以為然。直到最後才大概明白「感染」的途徑與發作的特性。如果不是空氣傳播,應該不會這麼嚴重,所以最後讓人絕望的真相就真的非常沉重。至於被咬到就發燒、死亡進而轉化,我覺得是病毒與人體內的某些成分混合,而這樣的成分透過噬咬會加劇病毒的變化──我想跟唾液有關,不然我看噴到屍血好像都沒什麼事。
  <The Walking Dead>裡的喪屍像是重新啟動人體但處於無意識狀態一樣,其基本上剩下眼耳口三部分的主要知覺吧?嗅覺好像就跟本來一樣,頂多是再靈敏一些。
  第一季看完時感覺還好,有些部分我覺得還能更合理些,像是營區被襲擊的狀況有點過於安逸,而那女的被咬的感覺實在有點……呃,妳是很想被咬就對了?後面到CDC的喪屍也很配合,隨著劇情需要而出現,我想應該要有些零散的在那邊周遊吧?這些是小龜毛的看法。
  第二季我就頗喜歡,因為人以及人的群體在這樣的絕境中發現農場──還是感覺頗安全且與世隔絕──會想要安頓下來,但也會面臨到不同群體的矛盾。在農場的生活下許多情感與選擇的層面出現,特別是肖恩與奧提茲前往小學的那一段,他的選擇……雖無可厚非,但他的本性真得好好考慮考慮。之後從達沃爾口中提到怎麼發現實況的線索還真有道理,不虧是最清楚現在啥情形的高手。
  群體的組合與從新出發。第二季的結尾再度陷入困境,離開了一些人但也造人些許人性格與情緒上的變化,從這邊還能發現有些「過度人自以為」的情感,例如那對母子。其中達沃爾還是一樣!嘖,實在太佩服這老兄了,另外葛倫也是,嗯……或許,男人真的在冷靜的卡榫上比女人好太多了。
  第三季的伏筆已經出現,我在想,安卓莉亞下次出現時搞不好變成獵屍人也不一定──從自殺變殺別「人」,不錯的長進。
  最後想打個槍的就是……大家訓練一下通通都神射手了,幾乎是發發爆頭咧(好像只有T-DOG要兩槍以上)。另外,比起拿刀,小刀還可以,要大把的拿槌子不是比較好打麼?不然用刀劈開頭骨感覺比較費力,而且拔不出來怎辦?還有就是喪屍的整體性,照理來說應該大部分都很殘缺,那如果手腳的肌肉組織受損嚴重,我想施展力量應該也沒那麼大,但我看到的大部分都蠻完整的,或者這能檢討檢討?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