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顏色都去了,台南公園,花季;你說呢?
  人潮最趕約莫這兩日,陽光雖羞赧卻是很適時的涼暖;路上車爭道奪位,繞著中間那一簇綠園,偶爾共鳴著不耐的喇叭。
  趕集若我家人如是,但只有我順著道下了車──一位難求不如擇日再逛,而我則只是要貫徹今日的運動。
  人潮是這綠心臟的血液,活潑潑地竄流著。花草或是背景或是模特兒,靠岸的人們捉著回憶。
  我是不協調的病因,梭著人與人群。經過的數叢人們,歡笑隔離。
  恐怕此刻最容不下孤獨的聲音。
  腳步游離,歡鬧灑水般地澆著人群;那兒一家,這兒一鄰。尋常的邁步途徑,慢著的人捻著美麗,或可說是日常難得體會生命;快著的我算計著字句,一撇一橫卻是無影之跡──愈是燦爛之色,愈顯出獨灰之氳。
  顏色也能如此離奇。
  過往的我什麼都來不及,而今只想避開人聲云云;形影形影,誰在此惴惴不安?成對何時是伊人?
  
  風一直切透熱切,誰說人有靈魂來著?
  大口溶著風讓夢緩緩冷卻,我走完午後花季這一頁。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