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境入這直道之處,甫許之事不過常流而以罷。
  
  何以澱澱起濁?恐又一思一誤,專以致之,誰足道之?整性所以獨之,察那日澄,啟步再沉,釋啊。
  怨覆步如父,所以繞折入園;測以高竿,力從卻心不從。樹裡鼠戲,悠哉悠哉是以憂哉憂哉。
  踅離人聚處,屋築靜字開。日上惹人工,留些幢幢稱貴,居穩此處之築,皆默然。
  幽幽境入這直道之處,甫許之事然然流長而走。不可立道久許,踽踽之聲最怕滯凝。
  人言之夢聳挺兩方,藝色莫嘆孤寂,尋人此處,人匠之幽,是幽意幽諸皆幽。
  裹步歸,思又如何?夢裡幻事不得復幽,世間必然理卻必所窮之;他日或再究窮幽之處罷。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