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裡的女人.jpg  本作<籠裡的女人>應該是我收書以來封裝頗特別的一本,上面標示著機密文件板,而書腰的部分還真頗有文件的味道。
  系列是懸案,就書封上的廣告來看,這是部來頭不小的作品;綜觀一下,近期以北歐為舞台的文學作品真的是強力登陸呢。
  想要引人入勝那引入的因子也頗重要,<籠裡的女人>不僅書名都跟你說了一起關於監禁的事件,一開始還直接導入雙向的劇情;一條線是一名可以說是事業低潮的警官開始被組織亂踢,另一條線就是不明究以被關入封閉空間的女人。通常雙線的故事時間點會差不多,但本作兩線時間卻不同,有意思的地方在於時間點較早的籠中女人的部分一直往前推移,這使得讀著會去思考,到底愈來愈逼近交叉的情況下,她有沒有辦法脫出悲慘的獸困之中。
  是誰、為何以及活或不活是在被封閉的狀態中掙扎著著諸提問,為的不啻是想要透穿牢籠逃出生天,這是就受害人的立場來看,至於追查懸案者的角度也是如此;懸案對於辦案人員來說也是一種封閉,在兩邊相互封閉的情況下如何查出真相非得要有突破性的脈絡不可,在此,作者或許想藉由這篇故事表現出:官方與警方對事件的看重與負責是多麼令知情者沮喪的一件事。
  警察與司法是實現社會正義與穩定社會秩序的角色,然而碰上愈陷愈難纏的案件會不會持續追查或者為了「面子」而隱蔽呢?尤其是無解又不會有上頭壓力的時候。因此,整件梅瑞特失蹤案在疑點重重且還有跡可循的情況下成了懸案。
  故事中懸案組的成立也表現出官方想要推諉及想利用推諉得利的惡質行政風氣,我想這部故事的主角也可說是作者為了表示他對國家司警還有那一些盼望才塑造出來的吧!
  故事中的搭擋警探,卡爾與阿薩德是一種頗怪的對照,尤其阿薩德是中東人真是相當特別。北歐與中東的組合……嗯嗯,這是丹麥特殊的文化架構麼?而兩者所代表的立場也很微妙,卡爾出身警政官僚,而阿薩德只是嚮往警官,前者辦案雖然粗魯但盡可能不悖程序,後者則是不那麼懂官事而採自己所能行的手段,兩者的交錯就是在正式的框架中出現巧妙的偏門突破點。其實我本來還以維阿薩德會有什麼突破性的身分揭露哩,因為事件會往破案的方向前進很多部份都是因為他的不按牌理得到的契機。
  籠中女人梅瑞特的求生意志也非常強烈,有辦法在封閉的地方撐下五年,這期間除了燈光變化之外還有大氣壓力的威脅。只是有一點我比較納悶,就是關於猜測「為什麼自己會被關」這點,難道過去慘案的可能性她都沒想過麼?一些生活過來的細節境能讓她蓋掉足以想像的部分我個人是小有異議。
  事件結尾由於大氣壓力的關係而有很微妙的變化。在監禁者對被禁者施以改變壓力時最可怕的就是突然的壓力解放,這使得後頭的緊張感大幅上升,要如何想像你的身體發狂似的爆裂?一下炸掉似乎還好,但慢慢炸開……不寒而慄,凶手選這樣需要「集氣」的殘酷手段更顯其凶念之深。
  整體故事在雙線的交織下還算不錯,作者想要凸顯出的點也到位,而之後的伏筆就留著等接下來的懸案發展,不過我卻沒有拍案叫好的感覺,或許我覺得故事中警察間的公私不分讓人感到納悶吧,對人或對事,身為警察不是應該要清楚知道哪一點該做好麼?
  沒把事情與資訊處理就行封閉,哪裡不會有懸案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