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系列」我想是綾辻行人最著名的作品,他設立了一個來者無法超越的相同系列作。
  作品的感覺來說我覺得部部進步,雖然起始的<殺人十角館>被大讚,但我倒沒有特別的驚嘆。之後的水車、迷路、人形感覺上都還好,會這樣是因為端倪不難察覺,反而是建築的異趣我很喜歡,如果我搞個<迷路館>來住的話應該不錯,哈哈。
  「還好」只是我的感覺,實質上的詭計部分其實都不落窠臼,各有其特色。「館系列」一直到<殺人時計館>才讓我大驚嘆,這部作品的詭計真的是獨一無二了,就算類似也無法辦到他這般規模,非常了不起!
  再來,就到了<殺人黑貓館>。殺人黑貓館.jpg  
  這部作品是由手記與現實交互進行,一邊敘述著在黑貓館失控的謀殺另一邊則是偵探鹿谷協助老人恢復記憶。噢,說到這兒,原本的偵探島田潔完全用他的筆名呈現,我想這是綾辻行人完全「館系列化」及獨立的做法吧!不過這偵探的特色仍然只有「一天一根菸」的原則。
  敘述性詭計。<黑貓館>的敘述詭計有點像「考考你」的感覺,因為內容透露出非常多有跡可循線索,但……我只有覺得怪怪卻沒指出來,一直到揭曉後才苦笑,同時也想起另一部作品。
  「另一部作品」指的是島田莊司的某作。我想島田可能有跟綾辻討論過這一招,或者有提過拿來應用,又或者……只是剛好,在詭計的主體與角色上有些許類似之處,只是一人的提示是「通常」的有趣,另一人則是「莫名」的詭異。
  故事中另一起密室殺人算是點綴,嗯……雖然手法上不怎特別,但卻把兇手的心態給呈現出來。
  故事中的人物冰川的特性讓我有些不寒而慄,跟我實在頗像,哈哈……當然我是不會強調自己理不理性,分這個類只是要占個立場,實際上每個人作法各不同,理性感性哪裡有什麼分界?不過冰川強調不喜歡意志失控的感覺確實跟我很像,倒不是說事事都清楚,而是至少要知道當下自己在幹些什麼,同時不會去接觸可能讓自己失控之物。
  人的心呢是面鏡子,會對映出自己的作為,然而真實方向是哪一邊恐怕只有自己知道;只怕模糊了、破碎了,還能撿回自己的碎片麼?
  <館系列>接下來將抵達被喻為集大成且是近代日本推理五奇書之一的<殺人暗黑館>,不曉得哪時候能讀到,哈哈,從去年就想買到現在都還沒收下,有點汗顏啊……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