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注意作品的出版年序會發現些有趣的狀況。
  我並不是照著創作順序讀艾勒里.昆恩的作品,因此總會在閱讀新的一本前先看看這是何時完成。這回<惡之源>算是他的中後期的作品,有趣的地方在於它連著<雙面萊維爾>。
  惡之源.jpg  我不曉得他倆在設計本作──或者前作──時正思考著昆恩面對較極端的可人女性時會是什麼表現?但<雙面萊維爾>與<惡之源>在這部分有那麼點像「女性探究同系列」。怎說呢?<雙面萊維爾>昆恩碰到的是完全不經世事的超純真少女,潔白純淨到令人不知所措,重點的美貌當然是揪人心深;<惡之源>就完全相反,先來個還不錯的妙齡少女,隨後登堂入室的……要命啊!超性感熟女!(請容我用此稍誇大的口吻來形容,因為字裡行間能感受到兩兄弟描繪的那種衝動)艷麗性感到令人「不措所知」,重點的美貌已經不是揪在昆恩心上,而是下面很多的地方。
  由上述比較可知,美艷性感的熟女大勝……在昆恩總算明白純淨只可能出現在修道院為止。
  不過我想作者倆那時可能「想了不少」,因為描繪這「剝皮紅柿」般的女子用了我所未見的譬喻;最厲害的一招就是一開始那妙齡少女夠美,結果那艷女一出來少女的地位跟男人差不多……這樣的敘述夠引人遐想吧!
  好啦,扯一大半在我突然發現的女性現象上,昆恩也真被作者給搞慘,如果他夠冷硬點,那可能……幸好是沒出現可能,否則我想他也甭推理了,哈哈。不過他也實在太拘謹哩!
  <惡之源>的概念很有趣,是由一封「嚇死人」的警告信開始,疑似謀殺……沒錯!這回把人搞死的手段叫做:嚇死。
  當然警察當你唱歌咧,「嚇死」是哪們子謀殺?結果還是昆恩的紳士以及色……澀澀的嗅覺感覺出其中有不尋常之處,他尤其替超美女有個下半身不遂的丈夫感到憤憤不平。
  這部作品創作在北韓的智障領導準備要胡搞開始,韓戰的陰影成了一則訊息,也搞出了一個現代泰山的怪人;想想這爬樹老兄的概念,或許不差,當然韓戰沒像他想像的波及久長,但人類與環境已然有了陣痛的拉扯。
  線索是警告信,這警告信的特色相當有趣,我想很少人會想到用這招當作「循序漸進」的方法。不過並不是難以想像,甚至其中的大關鍵若讀原文本的人可能早就發現。這部作品最巧妙的部分是真相後的真相!
  想君臨天下是某些人的生命主旨,那麼他們就會想方設法要爬到俯瞰眾人之處,每個人方法不同,真夠厲害的就會像那警告信的提示一樣:高等的會在你的上一層。
  這部作品我想是少數無法真正定讞的故事,但又如何?法律不過是相對的正義,甚至某些事的絕對比起那相對來得正義呢!
  而君臨天下者真的俯仰萬人麼?
  石榴裙總是等著那君臨之人吶!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