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電人啊……好。」放電人.jpg  
  這本書的封面製作得實在很有味道──當我買下詠坂雄二這本<放電人>實的第一個感想。
  詠坂雄二。日本推理史上不曾聽聞過此人,因此是個新人;透過一些簡單的介紹,得知他是本格推理作家,對應的我想是綾辻行人。
  不過倒不是說作品就會類似,嗯……不過就本作的那股幽微的恐怖營造來說,或許有其相似之處。
  <放電人>這部作品的基底是「都市傳說」。這個名詞我並不陌生,幾年前台灣播出的日本節目USOJapan裡就有用都市傳說演出恐怖故事,甚至我曾看過的吐血恐怖日本鬼片<鬼嚇八>也是類似的情節。「都市傳說」就是現代的恐怖故事,就如<放電人>中所述的,這與過去的古老怪談其實本質上相近,不同在於傳述於這逼近的年代,因此更有種隨恃在側的恐怖感。
  不過老實說喔,聽到「放電人」這名詞比較容易想到某某卡通超人或是某某卡片怪獸,雖然傳聞中他無孔不入,但就不像「鬼」那樣給人一種陰寒的恐怖感。
  故事由這怪談而觸動也就是故事中的人們想要探查「放電人」為誰了,而在接棒的調查之下竟然接二連三發生死亡事件,死因皆是心臟麻痺而死!難道放電人真的存在?一直到偵探作家侃侃而談後才可見事件「可能」的一斑,但真相……只能由讀者想想了,呵。
  在本作中有許多特殊構成之處,像是偵探雖不脫福爾摩斯與華生的模式,但這回華生比福爾摩斯來得老成些,甚至行動力更像個偵探;偵探詠坂感覺上像是比較吊兒郎當的刀城言耶哩。(本作與三津田信三的民俗怪談作品有些神似,只是時空背景不同)
  另外作品的結構上呼應著本作的主題「放電人」,我想這是作者並非僅打算寫一篇故事而已,更是要把讀者給拉進來感受怪談的恐怖;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當你呼喊他,他就存在」,因為不難發現,<放電人>中故事的每一章的起頭都是「放電人」,而到最後放電人竟然還出現了!
  再來就是本作的小說性質上……嗯,確實是推理小說,不過實質上的推理部分感覺上相對稀薄了些,主要在談論「怪談本身存在與否」的議題,這也正是「呼喊或認定有」就有的概念。我覺得是一部相當有「拋出思考」的作品。
  本作中對於怪談甚至信仰提出相當切實的說法,這與京極夏彥「人是活在自己腦子裡」的概念類似,不過更是點出「動機」方面的問題。許多認知與觀念在你不知道或沒意識到時是不存在的,但等你理解且接受後,你的世界中的某些人事物就會因此產生不同的變化。
  「信我者得永生」這句話可不是唬爛的,它所持有的思維哲學之深是令人佩服簡單說出此句之人。
  本做整體設計上還不錯,不過我對於角色的表現比較有意見一點。感覺上她們的思考模式與程度在我的「聯想」之外。像是日積,嗯……我認為作者特別描寫出「年輕氣盛」的肉欲相當到位,我曾看過有評論說「為何要提到這個?」但這其實是很自然會發生的,光看本作的結構就能知道詠坂雄二是用「感覺」來描述,所以這現象並不多餘;試想,日積一個才十五歲的少年,他老兄的「分身」才剛成熟就「出草」了!對象是個從小就認識的姊姊,對於這年紀的慘綠少年來說那種感官刺激怎會受得了?更何況「成長階段」的補充是很驚人的(拜託別用成年人的角度來看),所以他在尋著赤鳥的腳步探索時還老是想到「裸體」然後「……」並不是什麼特出之事,倒是因為他有這種被感覺支配的特性讓我覺得他一路上的推測有別於他不學無術的冷靜;當然,循序是可以推出路徑啦,但我比較偏向他是莽撞而撞上的個性……當然,並不代表故事中的性格就不會出現。
  其次就是那兩個小學生……我只能說作者覺得現代的環境荷爾蒙跟資訊爆炸使得兩個小學生能有此連珠般的思維。我並不是低估小學生,我不低估任何人,但他倆的思維模式不僅清晰且還少有「那年紀」的凸出感,尤其是那小男生,這讓我讀到她倆的部分就覺得怪怪的,當然,或許也跟「放電人」有關吧?
  故事結尾多了一章……這是因為我比較喜歡「斷點」的懸想結局(感覺跟本作會比較合),結果在我認為結束要翻跋文時發現竟然多了「解說章」。唉啊!這樣弱了點,但總是將故事中某些部分進一步地解釋,也是好啦,只是效果就被拉了開。
  那,到底有沒有放電人呢?
  或許等你真的誠心誠意地發問,他才會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