綾辻行人的這本<怪胎>怪胎.jpg  看起來是頗早就來台的作品,而他本身的許多著作也算是來台灣的推理先鋒之一,風格獨樹一幟。
  目前讀過館系列到<殺人闇黑館>,其他則還有<殺人方程式>、<最後的記憶>……不難看出綾辻行人的特色就是詭異、驚悚、謎團還有……精神病。
  他似乎很喜歡這方面的議題。
  這本<怪胎>完全就是以精神病為出發點,事實上,三則故事全都來自某精神病院裡的病患。
  綾辻行人算是在各種文章的風格中互有主從,像這本集結作算是推理與驚悚旁襯在怪異之上,透露出精神有病的人的「條理」。
  所以上一段的最後是不是有點矛盾?精神病有條理麼?嗯……似乎許多作家對這點會多去探討,我也是,結論嘛……容我最後再說說我的心得與看法。
  <夢魔之手>、<我是誰?>、<怪胎>三則故事。
  綾辻行人所被周知的一招還有敘述型詭計,在此也算有所呈現,有意思的地方在於,這三部品是「漸強」的狀態,也就是說,最後一則<怪胎>有集結的氛圍,或這這樣說好了:<怪胎>的精彩是被前兩則給牽引而出,蒐羅讀者的精神底線。
  第一篇<夢魔之手>算是典型的「精神病作品」(好怪的說法),文字中綾辻行人用了他擅長的一種「心靈狀態」的呼喊,這玩意兒我之前在<最後的記憶>見識過,老實說……實在沒恐怖感,哈呵……大概明白他想創造的氛圍,但就是覺得有點適得其反。不過這部作品最後真相的追尋也是轉了又轉,雖然結局不出可想而知的狀況。嗯……總覺得綾辻行人的「恐怖」筆觸要在讀者覺得恐怖的時候會有加乘的效果,不然真的只會覺得是文中人的鬼吼亂叫而已。
  <我是誰?>說明著一個車禍後的人的記憶恢復期,說起來,一開始還很納悶怎要轉去精神科?後來才知道有其文章,雖然結果也不算意外。這一篇後段的轉折也撲朔迷離,可以體會他的錯亂,然後進入壓軸的最後一篇。
  <怪胎>。
  最後這一則故事可以說是變格型推理的傑作!非常巧妙的架構。
  故事的開始是作家與朋友的相會,提到了一些背景,然後取出稿子。稿子裡面是一個精神病患寫的故事,內容離奇,描述著他自己具有讀取心念波的能力,同時在病院裡存在著一間末端病房,裡面關著幾個「怪胎」;這幾個怪異之人涉及到一起奇妙的殺人事件,不知凶手為何?
  隨著故事與現實的交錯,情節慢慢朝著解開這起怪奇醜男被殺案的真相,但透過故事中人物的互動,讓人隱約覺得有蹊翹,哪裡有問題?事實是,作者早就跟你說問題是什麼,但實在很難發現。
  真相出來,引領著一連串的想像組合,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這一篇故事可以說是多種層次的合理剝離然後合體,令人拍案叫絕。
  最後,綾辻行人也簡單說了一下精神病之類的問題,看法雷同……人都有自己的邏輯與條理,每個人想法與做法是必然不同,有所謂「精神病」的「異常人」也是如此,只是他們跳脫的「眾主觀所認為的而成的客觀」太多,且具有自殘或殘人性,也就是說,他們的「病」是病在「對其他人產生的生活生命上的衝突」而不是本身的問題。區分成正常與不正常只是種分類與切割,且還會誤導自以為正常的人──補充一下,兩邊都會覺得自己正常。基本上,與人與之間也是如此,只是沒有直接去「分類」而已。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