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作品<天狗面具>之後,土屋隆夫文字的牽引力可想見是愈來愈強(<天狗面具>劇本的影子讀起來並不順),如此說的原因是在他的前三作後我並沒順著讀他代表偵探系列的千草檢察官的故事,而是飛躍到他在新世紀的作品。前三部作品都屬於本格推理小說,不過除了首部外的兩部都同時探討了當時的社會問題,算是將自己所見所聞與所思連結起來的統合寫手,其實就他出名的寡作來說,因某些觀察與想法而觸發書寫我想是他創作的動力,也因此使得他有「無失敗作」的美稱。
  跳過千草檢察官的作品目前讀有<華麗的喪服>與本作<聖惡女>,這兩部相對於早期三作跳脫了一般本格推理小說的作法。<華麗的喪服>通本懸疑,而愛情與家庭的元素更是巧妙的描寫出來,結局更是張力十足,讀完無不扼腕;<聖惡女>則是一名有三個乳房的女子的傳記起始,到真正事件發生後似乎順著人事物的變化流動,卻哪裡知道前面的敘述再度滔滔捲來,怎能不嘆息編此劇的大師匠心!
  聖惡女.jpg  <聖惡女>的標題下的很妙,這也是作者認為本作破格不遵照其事件/推理=解決的公式。怎樣的情況讓他破了格,或是不得不下一個難以確實解決的結局?因為故事設定發源於一名即將離世的女子言詞。本作為訪問導向的推理創作,因此病榻上離奇身世的女子的故事到底是如她所言的萬般無奈還是她本就真心的邪惡算計?
  無解。
  故事的主軸旋轉在一名絕麗女子上,她自幼因父母意外雙亡而成了養女,此外發育後的身體竟然多出了一個乳房!
  透過本作我也了解這個只有女性特有的生理問題,並非病症或是畸形,只是很不巧有其他的奶奶想探頭出來,結果造成多乳房或多乳頭的現象。然而對一個身世雙缺又正逢青春期的少女來說,不詳的印象就烙了在她的認知之中,這是屬於少女對自身麗質完美性所特有的心理障礙,為什麼必須要完美的一切出現了異常現象呢?好的解釋不足以釋惑,而壞的揣測則會註定往後的牛角尖之路。
  人們對「命運」的解釋實在太過於對號入座,事實上命運永遠與未來無關,命運,是一切過去的總和;人總喜歡把命運套在未來的頸子上讓自己窒息,更喜歡拿過去的命運當墊腳石,隨時有什麼苦痛就雙腳一踢,套死在本來不存在的「命運」之環中。故事中的美緒就是如此,明明一切都與她有副乳無關,她卻偏偏把壞事都給攬上,難道不曾想過若碰了就導致惡運的話那自己還沒長大前周遭不就腥風血雨了麼?唉,但人心終究只能明自己之理,因此土屋隆夫描繪出的美緒的心理狀態讓我嘆息卻又不得不點頭。
  總是想著詛咒就掛在身上的話自己所有的行為很容易會產生詛咒性,另外因為這念頭採取的行為更會導致自己「心有所想」的發生,且更下去就是惡性循環,因此美緒印證了此狀況,人生也從此進入不同的階段。
  我感覺土屋隆夫似乎頗喜歡描繪女性,而<聖惡女>中的美緒搞不好是他觀察風化場所所累積的想法──媚眼之女。是的,美緒是這樣的女人,她的背景及往後巧妙的手段讓故事後段的事件產生關鍵性的風貌轉變。提到這樣的女子讓我聯想到最近斷續有讀的<魅惑>這本書,許多事追根究柢根本男人自己不搞清楚就亂栽贓,尤其是許多神職人員……這部分待我讀完該書後再寫寫看法吧。
  好,既然事件的主要角色都出現還自稱染上犯罪之彩,那以找出兇手為主的推理小說還要玩什麼?呵呵……有得玩的部分還一堆呢!這部作品採用的描述模式與島田莊司<眩暈>相似,但在「參與」這部分是活脫脫地表現出來,且與美緒過去的人生經驗有很大的關連。
  跋文中提到這部作品的事件重在「如何做」及「為何做」?因為相關人物早出來了,因此「誰做的」就不重要。NO,非也。事實上「誰做的」到事件中後段顯得頗為詭譎,只有透過美緒的心思才能慢慢理解事情梗概,更妙的是,你會因為先一步設想的狀況而替主人翁捏把冷汗,最後才以一個唏噓的驚嘆號收場。
  土屋的文句會讓你忘了書有多厚,而情節的設計更會讓人大呼巧妙。
  
  最後,還是多說一下把「命運」當成過去的軌跡,太草率的設定綁死的會是那顆更加「命運」的心。
  命運真的帶領著你麼?
  錯了。
  是,你隨時領著命運。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