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稿就得思考內容,我想在眾多文體中屬推理小說為困難,除非腦子裡總會有些個概念與構想,對我來說目前仍難想像。有栖川有栖就此要算是巧於設計迷題的作家之一了。
  目前讀過有栖川有栖的短篇長篇各幾篇,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圍繞著「謎」而來,各式各樣的謎邀讀者挑戰;而在故事的敘述上也頗到位,也就是不至於想表現出詭計而使得劇情太過做作。
  瑞典館之謎.jpg  本作<瑞典館之謎>是他彷昆恩國名系列中少數的長篇,就他後頭寫的記文來看本來也該是短篇,不過以內容來說,長篇是不為過;劇情從小小的人際裡洋洋灑灑地開展,圍繞著難解的中心詭計外,我想,還有他的些許寄託吧,故事就這樣長了。
  同名的偵探助手有栖川在故事中被視為「足以解謎」之人,原因正是他身為推理小說創作者,然而寫推理小說的真的較會解謎麼?我覺得不盡然,頂多是比一般人能設想出更多狀況以及用不同角度與知識作出解釋。人常用連結替別人做出定位,這有時候容易流於名,因此不曉得是否眾作家都有類似的感覺,許多故事中的名偵探對於名聲或褒揚都不是那麼重視,也不會特別強調自己的頭銜(而警察總做相反的事,呵)。其實這很正常,因為真正會解謎的人只會專注在他想解開的部分。
  <瑞典館之謎>透過有栖川到山裡的民宿中得知鄰居者是童話創作者且還是異國婚姻出發,點出了一些童話發原地可能性的想法,很有意思。邂逅如夢境才會出現的瑞典美婦後就進入了瑞典館的世界,愉快的時光就如童話一般,散會後成長為現實的成人世界──殺人事件出現。
  本作的謎團非常本格,現場的腳印與木屋的狀況真的叫人百思不得其解,這是一個若沒把想像空間放大且回歸原點就難以解開的詭計,即使在真相之後回過頭思考仍不覺得僅是個簡單的想法,非常有意思,也很成功。
  火村英生到接近解謎時才出現,以犯罪學的角度來說,他來解決這事件頗搭的。
  故事中提到火村認為死刑成了有如「對價」的存在,使得犯罪人的行為還有相對的脫罪可能性,而揭開真相時對兇手的手段一開始說是不值而後又說若是自己面臨這問題也會採取相同手段,似乎當中有些矛盾,但這必須要分開成兩個立場來看就會明白。人吶,許多狀況都不去思考立基的原因何在就分在同一類,由此產生的謬誤實在是多不勝數!
  「一切交給我」在本作中確實是頗諷刺的一句話。人一時的作為總難以整體作為想像,行為者的責任落於何處影響可大可小,而現今社會上的許多問題便是行為者與負責者不同所致,操作公平的黑手的原由通常就是此句。
  想讀純粹解謎的推理小說,有栖川有栖的作品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