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讀過京極夏彥前兩部作品的我應該還不能夠對他深入評論,只是他的文章、故事帶給我的衝擊不弱──或者該說更打深了我思維之窟,因此就趁著我將讀完<魍魎之匣>前寫寫心得感想。
  日本的推理作品有不少本相當具有思想性,對一般人而言我認為該想法的波動將更強烈,甚至,無法接受也是常態。作品諸如:夢野久作<腦髓地獄>、山口雅也<活屍之死>(其實這本挺有趣的,只是場景有違常理)、道尾秀介<背之眼>、京極夏彥<孤獲鳥之夏>及<魍魎之匣>……等(我目前看來也就讀過這些……尚淺),這些作品都提出了相當有意思的思想概念,它們給予讀者的不是無聊就是有趣,只看你是否對思想與存在有興趣研討而已。

腦髓地獄.jpg  活屍之死.jpg  背之眼.jpg  魍魎之匣(下).jpg 魍魎之匣(上).jpg  
  京極夏彥是著名的妖怪推理作家,他對日本妖怪的知識可說是旁人難望其項背的程度;他在故事中賦予妖怪的意義不同於漫畫<靈異教師──神眉>的那種純娛樂性質,是給予它們存在的解釋。妖怪到底是什麼?這就請君親讀他的作品即可知了。
  妖怪是他小說裡的一大元素,不過看似依附著妖怪而生的理論跟想法我認為才是他打算宣揚的。他提到了不少人的心理狀況與行為解析,在一般人認為自己是活在這世界上時,提到人其實是活在腦子裡的這一點讓我一愣──沒錯,確實如此,「世界」並非只有一個,而是無數個,只要有一個人或說只要有一個生物思維存在的話就有一個「世界」。沒有兩個人的世界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說,相對於你的其他人所存活的世界都不同;主觀上的不同就是一種絕對,這裡要點出的就是人口中常說的神經病對他自己而言是很正常的,只是在客觀大眾下所認定他不正常罷了。
  有個故事說一個正常的國王在國內都是瘋子的情況下他該如何做事?是不要「同流合汙」還是「遵守正常規矩」?錯也,以那國王的「正常」來說在那地方就根本是完全不正常的存在,真要以「瘋子」這概念來定義的話,那國王才是瘋子。
  如果你打從心底認定是了那就是了。
  姑獲鳥之夏.jpg  就如同<孤獲鳥之夏>的狀況,此案件本來簡單到令人想哭,然而偏偏就因為某個因素讓眼前的一切全然不「見」,架構就從此開始扭曲變形,可思議之事就全成了不可思議。在你眼裡看到的可能是一切,但在別人眼裡這「一切」可能什麼都看不到。
  又有人說「不要相信眼裡看見的」、「眼睛會騙人」……等,不全對,眼睛不會騙你,因為他就是接收他所接收的,至於能不能解讀並且看見是腦子的事,作夢的時候就不會「看」見東西吧?取決之處在於頭腦之中。
  妖怪、鬼神、靈能之類的東西存不存在也是京極總會探討的話題,不過答案同樣如上,全在腦子之中,也因此他筆下的京極堂──中禪寺秋彥──明明是個不「信」靈說一類之事卻仍作著驅魔師的工作的理由,這也如同道尾秀介<背之眼>中提到,要跟「它們」對話就要用它們能懂的語言。
  京極夏彥能提出許多破除表像常規的概念讓我很欽佩,他讓我思維的深度更探入中心。欲想探究人的心理與一窺妖怪世界的話,他的作品是絕不容錯過的傑作!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