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選眾古典推理作家中最喜歡的,艾勒里.昆恩的名字會首先浮上腦海,不說詭計與邏輯,就他行文的風格來說,相當合我的感受呢!
  兇手是狐.jpg  <兇手是狐>這部作品即是如此。
  昆恩的作品我並沒有照順序閱讀,因此本作提及到之前的萊維爾鎮的案件我並不知情,而這座城鎮似乎常被昆恩拿來當作場景哩。
  說起來,這部作品並沒有龐大、聳動的狀況,最讓人感興趣的只有昆恩打算要一破十二年前可以說完全不容置喙的案件。到底他要如何翻案?這一個關鍵點沒處理好的話整部小說會顯得淡然而沉悶,然而,昆恩的寫法卻能讓人讀著不起波滔的情節感受到洶湧的激動;流暢的敘述一直到後頭可說是精采的「風平浪靜」哩!當然,真相也不會傻愣愣地隨著昆恩的推理而出,因為他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小城鎮的人與人聯繫緊密,但也因此使得某些狀況──尤其極端的──無法讓人接受。一個被斷定為殺人犯的人沒有機會在人情認定中翻身,而他的後代更是會被「傳承」的概念封鎖,即使他以成為國家英雄亦然。
  他人的認定與自己的「被迫指責」會造成心病,這也是本作故事的開端。如同我之前寫<青銅燈的詛咒>心得文內提及一樣,「詛咒」必須靠其他強力的信念取代,因此能逆轉真相將會是絕對的療效。
  案件的過程推理性可以說非常強烈!想要把這一則幾乎翻不了案的事件全盤重推真的必須要踏回起點且心中不能有任何定論才行,我一直到後頭才感嘆自己想像力弗如,同時也對一切事實嘆息,若真有此狀況而受十二年牢災……真的是比被汙衊還慘。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