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bii:5

認識京極夏彥是在他被中譯了許多作品之後,先接觸了最經典的<姑獲鳥之夏>,這讓我完全拜服在他透過故事闡述的許多概念與思想之上,接著俯瞰其作品與評價,我甫讀完的<絡新婦之理>是在「綜合上」最薦之作,但幸好我循著步伐經歷了<魍魎之匣>、<狂骨之夢>、<鐵鼠之檻>,感受了京極夏彥的特殊之處來到了我認為將目前讀到的他的作品量化的話威力最強的一部。絡新婦之理 上  絡新婦之理 下  

我是個錢包彆扭之人,時常探訪二手與舊書,而京極夏彥的厚重容易流失在我新入書的單中,因此乍逢<絡新婦之理>出現的第一、二次我猶豫而當決定買下時就消失,之後再見才定了心地買下──實在有點自我厭惡的感覺,我非常期待讀這部作品,發現又吝於買下,買了又跟快要長城的未讀排隊,直到郢漩的力薦才又想起稱之為「初衷」的東西;讀完了,然後拍案叫絕……沒錯,如果真的拍下去,桌子真的會毀絕,<絡新婦之理>實在太精采了!

故事的開場是一黑一櫻的兩個人影,透過他們的對談似乎與事件有關?黑的會是京極堂?那另一方是真凶?又或者皆否,這只是一種暗示手法?不明白,但流露出的是結束後的感嘆以及引起讀者猜疑的:蜘蛛。

場面急轉切入社會上的連續潰眼事件,木屐臉木場修因友誼因素介入;另一方面,基督教聖伯納女子學院的死亡事件帶出「黑彌撒」的地下組織,事關名門織作,前往投奔榎木津的益田正好碰上某婦之夫失蹤的委託,輾轉進入學院事件。兩起不同處起因似乎也沒關聯的事件各有獵奇性質的潰眼魔與黑聖母、絞殺魔,尋線追查也尋求京極堂的協助,而他早已約略看出端倪卻堅持不出場──並非簡單的與書務、不干擾警方不同,他提及了蛛網,他知道一但介入調查終將落入蜘蛛的圈套之中,在絲與線中掙扎著不知真相為何的真相……

讀上冊主要是看木場的推理與學院裡黑魔法的怪事(我對女子學院的這類狀況不是太喜歡,哈),前者我對這硬漢警察的思維改觀,逐步的推理過程相當精采。讀京極堂的系列還蠻期待他或榎木津現身,不過京極的登場除了不想干預之外更點出事件的可能性,感覺有點突兀,或者在他認知的資訊裡就有盤算出可能的狀況發生,又或者「蜘蛛絲」的理論是他對於事件與他前往「驅魔」後的看法,而在這次的事件上就是如此發展……或可說在大部分的事件上,真相的攤開很難有圓滿的解決,更別提抽絲剝繭後的崩壞。

所有人的行動隨著一個接著一個的因素產生關聯,人的判斷從粗糙到細密漸漸往中心集中,「推理」只是被尋線操縱,因此,京極堂終於在託付與書(?)的要件下展開他的驅魔推理。

插個話,京極夏彥的這系列人物很有日本動漫風格,京極堂可以說是「率領」著一群能力特異的朋友(手下?)破解存在於人與社會中的謎疑,像榎木津像預言家還咒術師──本作還多解釋了他獨特的能力,同時再提點出京極夏彥對於神祕現象的解釋──的言語輔助、木場戰士猛衝、親妹妹資訊小組、關口補刀(?),總之,非常有登場的氣勢。

女系是這部作品最主要的議題,當然從書名、開頭都能有所察覺,不過故事中討論的是更根本的社會構成問題,透過與織作葵這女權運動者的互辯,直接點出「歧視」的根本與人類社會型態轉變而形成的男女系不同的解釋,也讓我心中的些許困惑有新的思考方向:嚐聽聞的許多自然、動物現象都是以母性、雌性為主,甚至公的雄的還會用多彩與特殊的構造來爭取異性,前者還擁有更多主宰權,而這也是必然,因為孕育生命的都被稱作「女、母、雌」,但人類卻在目前理解的範圍內──特別東方先進文明──是男尊女卑,吶,這部作品追溯人類生態以及生存的邏輯,我才知道原來是怎麼回事,而女系與男系的後代又有甚麼決定性的不同,當真是明燈一本,學校怎不拿來當作「主課」的討論安排?比現在許多垃圾課程(名義還很好聽)好太多了。

生心理的判斷也寫出了兩者是交互影響的,只選一邊去處理的根本只會全然搞錯!我想這衍生的是學問分門別類還分出鴻溝是有多愚蠢,當然人還有更蠢的:神學、科學、神祕學分開看……因此人不可能不產生衝突,不可能不孳生出妖怪,不可能完全存在大同世界,當然最後這一點的「不可能」卻是好的,生物就是如此進化著的。

京極堂就如他自己說的,他終究只是網上關鍵的一個結而已,所有變動如骨牌一樣無可阻止,即使往不預期的地方倒去仍會轉一圈後繼續往終點崩塌。

故事整體的設計也很漂亮,上冊的美章節後段都有男與女的故事,這到底是接續的?提示的?未來的?還是甚麼鬼的?我相信讀完下冊後幾乎不會有不回讀上冊片段的人,而最後解的男女片段自然就是故事的開頭了……是啊,如同京極堂在故事中提過的,朝著蛛網的絲向走,最終還是回到原點,而走過中心的真相也渾然不知,直到蜘蛛噬人為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