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克莉斯蒂下來,小小的感想是偏向:有白羅在比較精彩。(目前)
  十三人的晚宴  <十三人的晚宴>的書名是否與宗教上有點小關係,類似雙關之類的?嗯……閱讀前還以為是短篇故事或者與宴會有關,然實際上卻是牽涉在「詭計」的部分,小意外。
   故事的開場是劇院,卡洛塔.亞登絲巧妙的模仿秀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隨後帶到珍.威金斯這名女子身上,被形容是個專於自我、對道德旁視的美麗女子,接 著,錯綜的男女、人際關係暗湧般地展開。珍大言不慚又有點不經腦袋地說搭個計程車去把她丈夫殺了就行的言論竟在之後成真!然而她可能下手的動機早被白羅前 去拜訪該丈夫時就確定沒了,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十三人的晚宴>巧妙地運用了人的心理與行動的交互掩護,要說故事裡的人物搞不清楚,不如說讀者很容易就替人物們設下前提,於是,事件的推演與該場晚宴的推敲就產生強大關連,加上電報謎團,不用白羅的蛋腦或許就能推理一二,但不用他的蛋腦推出來的恐怕……呵呵。
  演誰像誰卻不見得能從骨子裡全然一模一樣,人表面上表現出來的也不代表內在的粗細就相同,只有本質的性格才是真實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