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本心得前得先看過本片,下文是完全展開的雷區。triangle  
  

 

 

 

 

 

 


  <迷失三角洲>、<恐怖遊輪>、<汪洋血迷宮>。通常來說,中文片名大概這三款,跟一般翻譯的特色相同,不管如何,原文切切要知道「可能」是什麼意思,否則商業性的命名會讓人錯失富有深度的傑作。本片即是如此。
  這是幾年前的片子了,很碰巧的,女友開了一個檔案,列出一些「人物」的行為,還問我是不是很懷念?我一頭霧水,才知道是許久之前曾在網路上討論過的電影,但我並沒有觀賞──幸好,如此碰巧也找到影片,於焉開啟了我看電影以來首次反覆思量、斟酌思緒的經驗。
  <Triangle>先看介紹或預告,不難看出是「輪迴循環」的故事,這類題材我想現代來說不算新鮮,不過就本質上是頗吸引人的,當然,真要覺得精彩還是別預設立場地進入<Triangle>的世界才好。
   簡略的情節是:一群友人開著自己的帆船出海,相當愜意的自助遊覽,女主角潔絲是帆船主人葛雷約來的,她是一名單親媽媽,有著一個智能障礙的兒子,在片頭 就有些片段透露這樣的訊息,然,將出遊的她精神似乎不太好,但與葛雷仍很有曖昧的互動;葛雷的友人唐尼與其妻莎莉,另外還有朋友維多與莎莉邀來要介紹給葛 雷的女孩希德,以上是人物。
  出海,風平浪靜,好不悠哉閒適,風暴卻在遠方逼近。天氣的意象驅使葛雷使用無線電詢問海防,卻在無線電中聽到詭異、奇怪的呼救聲。驚悚開始確如本片分類那般地蔓開,無線電切斷、風暴來襲……希德先在這場災難中被捲入海中,隨之而來的是破損的船骸以及……
  遠方慢慢逼近的巨大郵輪。
  「上面有人!我看到有人影。」
  「會不會是希德?」
  「嘿!」
  海難見船靠近是希望的開始,而一行人上船後才開啟了絕望的恐怖循環。
  潔絲覺得貌似無人的船上所見歷歷在目,還沒來得及反應,殺戮以及蒙面的刺客現身,一直到自己僥倖擊退對方但夥伴卻全員死亡後……
  船艏上的她卻看見「自己以及夥伴」在那已破滅的三角號帆船殘骸上揮手呼救……
  
   本片集結了懸疑驚悚、血腥、推理、哲學,從上了輪船開始,這部分詭譎的氛圍拍得相當好,每一個轉角、每一道長廊,空蕩的寂寥是難以抵抗的懼意,更別提昏 黃的光線以及船的半世紀以上歷史。最初還以為是碰上過去在百慕達三角洲(因為片名的關係的聯想)失蹤的船,還是什麼人憑空消失之類的東東,或者是這船上有 啥怪物幽靈之類,看到維多血淋淋地出現又以為是附身,結果一行人居然很唐突地砰砰砰就被打死了?才想說「不是恐怖的成員凌虐麼?」接踵而來的是跳針的留聲 機,這部分讓我聽覺留下很毛的印象,這種玩意兒再配上潔絲居然看見「自己」以及夥伴正在輪船外不遠處揮手呼救的狀況,豎毛,然後開始思考不同的環節──循 環?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其實不難猜測襲擊者可能是誰,嗯……這樣說好了,直線的狀況來看,可以把後面發生的輪迴視為對「前一輪」的解釋, 也能看成「蝴蝶效應」(事實上潔絲就是這樣想,所以才會引發一連串的行為與轉變),一直到片尾,更是發現剪接視角的巧妙與潔絲不為人知的背景,若再仔細 些,如同「找不同」,有幾個細節早在一開始就提示在眼前了。
  結尾給了潔絲的行為許多解釋,莫名其妙來到的計程車司機我想也如同許多觀後心得所說的是死神沒錯;對照船名與解釋,與死神達成約定卻不守約就會被處以「不斷重複」的輪迴之罰,因此,潔絲最後還是選擇上帆船、出海,然後再遭遇輪船……
   很好,基本上,單純電影與不要傷腦筋的話,本片告終。恐怖有恐怖到,拍的手法非常高超,懸疑直接在困惑與期待劇情發展中發芽,後面也解釋了,甚至有人說 故意把梅莎莉喬治拍得很性感(不然你出海是要穿啥?羽絨衣麼?),所有要素,足以稱之為「娛樂」的部分,OK,沒問題,相當不錯或是還不錯甚或「不就輪迴 而已?」下了鳥評都可以在此下個句點。
  然而。
  這部片影約一小時45分,而我後面與女友花了多出兩三倍的時間陷入推理與思考,因為我不認為這部作品具有「邏輯問題」的毛病,思及此點就會察覺本片、本作是非常非常精妙、精彩、令我嘆為觀止的電影。
  <Triangle>沒有任何一幕是多餘或是帶過的。
  真的仔細看、仔細聽、仔細想。要命了,很多地方的小小誤差與言語呈現了這部影片難以「想像」的風貌。「不就輪迴而已?」這句話如果不是建立在看穿這部影片的「詭計」上的話,根本沒有資格下這樣的評論,沒有這麼簡單,這部片不是單純的「莫比烏斯環」。
   單純來說,潔絲就是一輪、二輪、三輪,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會針對她的上一輪做出行為反應,同理,她的「下一輪」也會對應她「現在」的反應,那請問,在 影片演出的第二輪中她碰到的「自己」有在第三輪呈現出來麼?意思是,潔絲碰到「自己的下一輪」,但「在自己處於下一輪」中,卻跟碰到的不同,這並非蝴蝶效 應能全部解釋,因為這是一場「輪迴」所以,迴圈中的行動都必須是一輪又一輪不會出現「影響邏輯的誤差」的(像地上一堆莎莉的屍體是不影響,所以姿勢有很 多,位置也不相同)。
  我跟女友想了很多,討論一堆但都會碰到障礙,最後,差不多是同時得到「解答」,當然,她的思維比較系統性,我只察覺「詭計」的真相,而她還真的把表給列了出來,終於明白「完整的莫比烏斯環」是怎麼回事。
  提示就是片名,所以我才強調翻譯的爛名子不要管它。
  <Triangle>。
  怎麼可能只是帆船名?這意思是:三角。也就是說船上的潔絲同時存在有三人。現在、過去、未來──還沒完,若是這樣就是普通的輪迴,這部片除了三人外同時外,還有一個隱藏的「劇本」。
  三個潔絲、兩套故事流程。
  兩套流程中各有三個潔絲,潔絲會在不同的進程中碰上「經歷過不同時間」的自己。
   仔細觀察、聽,會發現第二輪的潔絲舉著槍對著「上一輪」的自己,而自己的上一輪並沒有出現這樣的狀況;第二輪的她最後看見自己把黑衣的自己給打暈(沒 死,不然輪迴不成立──應該說,在『輪迴』的狀態下不會死)然後推到海裡去,自己在一、三輪卻不是這樣的行為(這地方是本片僅次於『三角』最明顯的提 示);第三輪在下層甲板聽到「第二輪」的潔絲居然說:「我把另一個我給殺了。」,這顯然不同於自己的第二輪,因此,兩套交錯的輪迴劇本應該是沒有錯,只是 電影只演出其一,再來就是,第二套的劇本中三角號遭船難的部分應該就不會出現莎莉求救的無線電訊了。噢,還有,就是屍體的處理者,在影片中所見的「另一個 自己」的兩人「掩飾」下,很難注意到處理屍體的「第三個潔絲」。
  死神給予潔絲的提示很多,諸如開車前往碼頭的路牌,寫著「請回頭,掰掰」、死 神強調湯米是確定死了,死神帶走的人絕對回不來、上了埃厄洛斯的船名典故、葛雷對潔絲說:「這是艘船,船不會憑空出現,它有自己的航線,只是妳腦袋胡亂成 了一團」(這其實比較像是給觀影者的提示,特別是給我這款想太多的,呵)。
  網路上許多關於潔絲「是明知輪迴卻還要上船」的解釋,居然說是在計 程車上……這創造了莫大的矛盾,因為潔絲下了車後還是堅持上船,另外失魂落魄加上跟葛雷說對不起,如果已失憶,那不就很莫名其妙?因此,問題是出在她在三 角號上的睡眠,簡單說是一覺醒來覺得自己做了惡夢,產生一種現虛交混,結果所有的過去都被夢給帶走,又或者──我給了電影人物中比較沒重要性的失蹤人希德 一個「影響力」,除了她是強調葛雷重視潔絲外,她還拿著「味道不好但很冰」的香檳找人喝,唯一(影片中演出)同意有喝的人就是潔絲,而,她睡醒、喝完香檳 後一上三角號的甲板,很明顯,整個神態輕鬆了起來,根本就不記得有輪迴這回事了。若說輪迴具有佛教的思想特色,厄……當做篇東方的特色好了,那香檳搞不好 是孟婆湯呢,呵。
  
  個人很喜歡這部電影,說真的,很少碰到電影看完會讓我想半天,不過<Triangle>是有其合理解釋的,不向<全面啟動>到後面到底要倒不倒的陀螺,後者會比較輕鬆,至少怎麼想都還合理,前者我認為真要感受到作品的價值就得要想想結構如何,會非常有意思。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