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尾秀介在我心中一直是說故事的好手,雖然早期讀的<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不那麼喜歡,然,之後的諸多作品真的再再碰觸到內心的騷動;讀他的作品會有種「有些東西在心裡」的感覺。
  <光媒之花>光媒之花  是六部短篇的……呃,這算是「特殊的」連作吧,原則上六部都是獨立故事,但其中的人物前後都有路人般的交錯,這樣一個微妙的設計落在最後的故事中將成為一種累積,察覺這部作品所要呈現的讀觸。
  <鬼迷藏>、<送蟲>、<冬之蝶>、<春之蝶>、<風媒花>、<遠方的光>。
  刻印店的主人與其老母,在老母老年癡呆的背後,做兒子的他心中存著一段難以忘懷的過去,與命案、竹林、女子有關……他想望著窗外玩著鬼迷藏的孩子,與自己的回想交疊成苦。
  不曉得自己被觀察正玩著鬼迷藏的孩子其實是被排擠的一員,躲著一出來,「朋友」竟然都跑光了;他的興趣是昆蟲,似乎在同學眼裡是有帶點陰溼的興趣,他常與妹妹到河堤附近的草叢捉蟲,這回卻碰上奇怪的叔叔……救出被拐的妹妹後,他們相中剛在路上絆到他們水泥板,於是……
  在河堤對岸的遊民明白了一切,也知道誰用水泥板殺害了對岸的遊民,他本是研究昆蟲但最後沒走上這條路的人;口頭對兄妹說了些話後,他也想起自己的過往,一個女孩,一段令人難以釋懷的苦戀,女孩的背景淒涼,而他的未來似乎就停止在過去的那個點上。
  女孩長大,走出兒時慘痛的陰霾,她因一起竊盜疑雲結識了鄰居,一個老爺爺與一名後天聾了的小女孩,家庭上的交錯或許讓她心有所感吧,一直到明白竊盜的因果,才解開心結。
  差點撞上小女孩的貨車司機的父親已逝,與母親不合的他依靠著姊姊生活,而今姊姊因食道息肉住院,他面臨著親情上的衝擊,開始檢視自己以及對母親的愛恨……
  出院後的姊姊是名老師,她有個頗彆扭的學生,對於她的背景有了些興趣,之後才知道她正面臨著雙親重組的問題,小孩對於這樣的環境轉變內心是十分敏感;她與小女孩相互尋找著心境的慰藉,來到了最初故事的刻印店,給了刻印老闆帶些緣分感的啟示。
  
   我想,這本<光媒之花>寫著是尋常但又不尋常的心靈故事,同時人與人的連結隨時在自己不意間接上,連接中的元素都與自己各自的背景有關。每個人心中或有 或無,當人生際遇上碰到衝擊心靈的狀況時要如何找出指引陷入其中的屬於自己的微光?我想,需要時間也需要周遭的其他人給予稱之為緣分的溫暖,當然,還有最 重要的自己。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