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東野圭吾早期的其中一部作品,曾聽聞的範圍中,這本<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畢業  還頗有名氣,也偶聽其中詭計很「複雜」。好奇心能蟄伏很久,這回又是隔好久才一窺其中。
  本書名後面的「雪月花殺人遊戲」感覺上是種名稱的補充,不曉得是否有什麼考量,否則<畢業>就已經是很完整的作品名了──特別是結局後的玩味、東野的伏流。
   加賀恭一郎這名讓嫌疑人、關係人足以發自內心發毛的警探在<畢業>中是第一次出場,因為<惡意>中提到他本是名老師,所以我還以為<畢業>是他職教過程 中發生的案子進而使他在日後轉職入警界,結果全不是這麼回事。<畢業>真的就是他面臨畢業的時段,正是大學將入社會的轉折期。這樣我就不曉得他過去當老師 時的事件(或其他)是否在哪部作品中提及了。
  故事中登場的人物是自高中就自成團體的一群人,加賀是其中一分子,朋友們在周圍仍散發著高中以來「同窗」的連結,只是這層關係在畢業前的一步步中裂出小叉,至少,故事的開始居然是加賀的「告白」!不知怎地感覺還真有些怪怪。
  一場劍道比賽的失利加上其中一名友人的死亡讓朋友間的關係瀰漫著悲淒與猜疑,本想凝聚氣力而續辦的茶道會上,在「雪月花式」的儀式之下,再出現第二名死者,諸多謎題的背後,會是誰又是為了什麼?
  
  這一部作品我覺得東野寫得很有味道,我是對日本的「畢業」不太了解,但一些面臨「階段終點」的心理勁道頗有感,像是之後社會上的出路、劍道比賽、感情的未來……等等,因此能感受到本覺得該能拿下勝利卻敗手的波香的憤恨,同時加賀除了對真相「要求」的特色激發之外,對於這些好朋友們間的浮離很希望把一切補個清楚吧。
  故事的謎團有個密室,是個因諸多條件而造就的密室,這部分是蠻「自然形成」的啦,並沒有刻意設計的味道,雖然真相的手法鬼才想得到,也算是有理可循,份量上算是與「兇手」的連繫;主要的謎團在於「雪月花之式」中的下毒之謎,到底要如何在不知數的抽籤過程中讓被害者喝下毒茶?
   近期有玩桌遊,所以讀到「雪月花之式」時真覺得頗像桌遊的。茶道在日本是由來悠久的傳統之一,發展總有些原因,那也會讓一些帶有趣味性的設計出現,像 「雪月花之式」這樣的泡茶、喝茶、吃糕點的模式還頗有意思。故事中事件的手法沒有好好整理好狀況是有些複雜,但也不是一堆東西往來連鎖那種難以想像的詭 計,主要是因為達成「難以推理」的某個條件,如此讓「去思維誰下手」這一點不好破解──懷抱惡意的往往不只一人。
  小說的結尾可以說是東野作品中相當令人感嘆的無奈。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與打算,然一旦在念頭上想採取「險著」,恐怕即使成功也會留個陰影在心裡,更別說最後像撕痂一樣地讓傷害的樣貌一覽無遺。若生最後對華江說的:「習慣就好。」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東野小說中的「動機」是一種讓人心跳亂一拍的衝擊。回頭去想書名,一切就在那裡啊。
  
  補個心得。加賀那一場日本冠軍的劍道比賽描寫的實在精彩刺激!挑起了不同於閱讀推理感的機動吶!真是太強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