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說是機緣巧合,否則推理作家協會過去在明日工作室斷了出版後一直到近來才有專屬出版,中間少了兩屆的作品,加上沒能耐活動都能參與……反正有的沒的原因,總之,這回郢漩結識了與台灣推理淵源更深些的網友小熊貓才得以一窺被讚為有史以來最佳一屆的第八屆作品。第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獎  
  被讚就是質疑與期待,就我讀完後的感覺,除了沒讀過的第九屆之外,以出版成文集的作品來看,「水準最高」並非過喻;第八屆入圍決選的五部作品都是有著各自特色且相當傑出的推理小說。
  文善──<畢業生大逃殺>。
  看篇名很容易有相關的想像,因為我也看過日本電影<大逃殺>,頗喜歡,記得那是我大學觀賞的,還是不知從哪偷渡得來。文善這部作品如此的名字會不會是類似的情節?不。不全是,因為不是把血肉性命端到生存的秤上去秤,而是畢業生將面對的……
   故事從一名讓人感覺頗悠哉且在電腦搜尋造詣上過人的學生開場,或許是種寫照,而這樣特色的人參與了一場商業計畫的「爭奪」戰,表現過人就會有一張令人夢 寐難求的銀行聘書。組隊參與的企劃戰裡外都有些不平靜,主辦單位有鬼、別隊有鬼、訊息有鬼……連團隊內的默契也在暗流中悄悄地沖激著。
  
  對於文善,一開始的印象有點爛,那篇「瑪門」整個倒盡我胃口,我想或許她是天主教或基督 教的,然而宗教也是有理可推,只是直線的信仰文字衝出一堆邏輯不符人性的矛盾……是跟故事或詭計沒有太大影響,但那一篇作品實在讓我腦袋抽筋;然而,之後 讀完她的第三屆島田莊司獎首獎<逆向誘拐>後就大扭曲地改觀,加上後來補看<魔鬼交易>裡的<多馬>,文善的推理創作力(特別是商業層面)讓我大感佩服, 在讀著的所知的故事之後還有更深的一層,華文推理中不可不讀吶!第八屆的這篇<畢業生大逃殺>也非常精彩,故事的發展與暗線的埋伏都相當吸引人,最後的最 後更是來個與前段連結的暗樁,個人相當喜歡這樣的佈局手法,同時也覺得這一篇是第八屆的作品中最有完整感的一作。
  
  東默農──<刑>。
  嗯呃……我聽過西默農,不過該名推理名家的作品現在似乎頗難找。嗯……不曉得「東默農」這名字是否與其相關?
  這篇還沒讀就被推薦說是台灣冷硬派的傑作,雖然我沒法即刻舉出台灣有哪些冷硬派,又或者冷硬派之於台灣好像有點怪怪,但是這篇<刑>或許足當代表這一個派別在台灣的代表。
   刑德威剛坐下吃飯就被文字拱出他殺了個人,若是個普通罪犯好像沒得這般冷靜,所以是個殺手?隨著背景,知道他是法警出身,是個當代劊子手,當前則是做暗 的。謎團在他的舉止之中,他剛宰掉的那人,根據警方那邊的敘述與自己處理過的樣貌有異──有其他的某個人在比自己更暗的暗中,窺視著?
  
  若冷硬派在瀟灑上大有講究,我想會很精彩,而這篇<刑>我覺得表現頗好,刑德威整個表現出的是暗系的正義,也道出了「白正義」背後的諸多髮指。
   故事代入死刑存廢的議題,使得內容的深度大有所探。廢或不廢?廢話,有必要廢麼?擔心司法不公、不透明而有冤獄則應該在制度與人力、法律上著手,而不是 朝著答案的死刑去探討要不要讓死刑犯接受死刑。說法律不准人殺人,那國家也理當不殺人,這句話跟玩法律漏洞沒甚麼兩樣,法本是人為了群體社會生活所制,目 的是讓社會穩定、和諧、得以「溝通」,殺人將被罰是因為殺人會產生相當劇烈的相對衝突,造成不安與動亂,因此本意並不是「殺不殺人」,搞不 清楚狀況就以此同理證「國家不可殺人」是愚蠢的邏輯問題;且,法律具有相對共同意識性,即使台灣的法制仍亂七八糟,但「絕對」的狀況還是有「絕對應」的法 律,完全肯定該處死的情況下,不照法則走只是徒增社會資源浪費,另外也增加人心與社會的壓迫與動盪。人權主義不該有這種表現,真該多注意「愚昧單思考的團 結」。
  扯太多了……總之,<刑>在故事氛圍與情節的發展上環節都顧得頗全面,很有拍成電影的水準。
  
  何敬堯──<盡頭之濱>。
  看到文學系出身就會有多餘的反思,呵,嗯……這部作品在文藝的堆砌上是五篇裡面最繁的。
  四個視角拼湊出一場死亡真相。四個心存不同異念的人隨著導遊藤木來到最美的島嶼遊覽,卻在潛水活動結束後目睹了導遊的屍體,死因是安眠藥過量?到底是怎麼一回是?
  
   這一篇是組合式的推理小說,與十一屆的<三分之一的殺人>算是異曲同工,但我想更優的是何敬堯這篇名字取得好,燼霖那篇詭計都在篇名漏得一乾二淨(讀沒 多便知)。<盡頭之濱>的「人物介紹」還不錯,我想這是從心裡出發,透過動機來探討一場「爛人」的死亡,不錯是不錯,不過真的有點囉嗦就是了,文字在美好 與灌水中來回拉扯。接著是死法……沒念藥學或化學,我不知道是否有安眠藥或其成分是無味且超強效,若藤木是因安眠藥而溺死,會有點道理,但卻是「安眠藥致 死」,這在現代多少難以想像,那,人物中的一人似乎也不是化工或醫藥師出身,這是比較奇怪的一點。
  整體說來,這一篇的表現僅好在人物內心、背景與動機的交錯上,其他的部分算是文字與詞句支撐著。表現較普通的一篇。
  
  風神──<少女的祈禱>。
  沒讀過,但就有種冷硬味,那結果好像有貌似的作品名字?在故事中似乎是首歌。
  這一篇一開始還蠻混亂的,一下小朋友學生一下警局一下老師一下警察?我到底在啥地方,結果搞清楚後原來是替代役──在還沒完全弄清的情況下,事件以「不是太有特色」的方式出現,結果透過這個「人間蒸發」的奇特現象,一場翻局覆警的推理於焉展開。
  
  推理小說的趣味在這一部作品中表現得相當對味,謎團從小小的「人怎進去後就沒出來」一直到「真的沒出來」途中轉折好幾次,非常漂亮地反覆推敲,這一篇是五篇中最能讓熱愛解謎感的人洗個三溫暖的作品。
  我喜歡這樣的推理謎團,也佩服想得到的作者。
  不過這一篇在真相出來後有個沒緩衝會較難接受的違和感,就是在「動機」上。嗯……或許是作者沒把晦暗的內心衝突寫下吧,不然「兇手」的思維態度的冷靜真的令我難以想像,特別是在「處理某些東西」的時候,之後的出場還有辦法面不改色……這是種意識扭曲後的極度僵硬呢。
  這部作品除了邏輯推演的華麗之外就是呈現出少見的現場狀況,綜合許多方面,拿下首獎可以說是名正言順。
  
  高普──<索非亞.血色謎團>。
  噢噢──超濃異國風味……不對,是完全的異國風。
  這一篇地點是在中東還是哪裡……反正是個回教國家,裡面的人物整個是種新鮮感,畢竟讀了這麼多推理小說,幾乎沒碰過中東仔,馬上想到的只有<懸案密碼>裡的那個阿拉伯人阿薩德。
   從某個視角透入這個國家的監獄,有新的人被押了進來,同時告訴我們那年代的酷刑才是真正的殘忍。進來的是個侍衛,原來是某個將皈依的選妃被殺,我們可以 感受到視角的主人翁相當激動、憤慨,但謎團卻不理他地隨著獄中人傳述:在層層戒備的狀況下,會是誰下得手?屍體中謎樣的血洞又是怎麼回事?
  吸血鬼──馬上就跳出這個答案。謎題在一連串的回教禮俗中拆解,同時解答了讀者「可能」最想知道的「視角」。
  
   這一篇頗有趣,通體讀起來相當順暢,根本就是中東人寫的對吧?所以相當佩服高普資料的蒐集,讓我有如此獨特風味的推理小說可讀。發生在回教貴族場所中的 事件,謎面基本上就是要突破「階級」的框架,謎底不算太讓人驚艷但也頗有「原來如此」的點燈感;事件背後的陰謀層面也落得相當好,另外,「惡魔」的詭秘感 在最後呼應著人的文化與鬥爭。
  
  讀完後才知道首獎是<少女的祈禱>,相對於其他四篇,這部確實在邏輯推理上特別傑出,不過我覺得一開始切入的人物若別太過嬉鬧感或許會更好。
  第八屆在我的喜好上倒沒與首獎和鳴,而是:
  <畢業生大逃殺>、<刑>、<少女的祈禱>、<索非亞.血色謎團>、<盡頭之濱>。
  要說得殘酷一點的話,前四篇相距不遠,第五篇就稍微汗顏一些了。
  
  希望能收到第九屆的集作。
  期待第十二節的傑作。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