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絲蒂筆下名探白羅不僅有名且受人愛戴這一點從他的出場與睿智的表現可能還看不出來,得在本作<謝幕>謝幕  之後,白羅入土為安引發的騷動得出。我自然是不清楚當時是啥個情況,然而,一名書中偵探的去世竟讓群眾起聲說不忍,仿若更早前福爾摩斯不得不復活的前面那段時光一樣,更是之後還在報上刊了訃聞,如此血肉的存在,創作至此幾說無憾吧。
  這本<謝幕>正是白羅的最後一案,與系列的首作<史岱爾莊謀殺案>遙遙相望,不能說後者是白羅的首案,但他傳奇的故事生於該地,也安息於該地,我想,這一點對創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來說是種喜悅的感嘆吧。
  每一則故事是取了個「成熟」的點也同時是孕育著一個「未熟」的概念,我想,克莉絲蒂的作品中的推理謎團可以說是如此,這位謀殺天后的謀殺之腦從她的第一本<史岱爾莊>到白羅最後的<謝幕>沒有發鈍過,<謝幕>中又是個全新的怪奇狀況連帶著一場宛若白羅半試探半挑戰的「謀殺」。
  我──梅斯汀,老了,回想過去的登場是為了修養因戰而傷疲的身心,而今白髮徒滋,妻子先走一步,只剩個女兒掛在心頭;我回到史岱爾莊,這是個感慨萬千的所在,那個名探已先一步在此,我的到來正是他的告知……
  故事中流露出的感嘆不言而喻,而隨著梅斯汀的目光看見了白羅老態龍鍾近病入膏肓的樣子實在有種違和感,只有話語透過文字有力地傳達了出來。白羅會回到此處並非偶然,而是正追捕著一名連環謀殺犯──呃,是啊,雖然已是病榻之驅,他老兄還是追捕者的姿態、略有些張狂的自信透視著每個人與現象。不過,在<謝幕>中被白羅賦予手足任務的梅斯汀要查覺的卻不是兇手,反而是潛在的被害人?怎麼搞的?原來「謀殺」者是白羅早有資訊的目標,只是他手段特別,他並不是直接造成死傷,而是透過如惡魔的呢喃來輸入殺傷的可能性,就白羅所述,他才是真正罪不可赦的謀殺者,然而,法律上卻沒有將其送上絞刑台的理由;既然還無法繩之以法,只好設法防範未然。梅斯汀縱使滿頭霧水更是不解白羅的方式(直接說兇手不就得了?)也只能相信,雖然中途是有點半信半疑(白羅的樣子不被想成是他垂老的緝凶幻想麼?),仍是持續著觀察,直到自己也陷入謀殺的境地之中……
  <謝幕>真的是篇少見的奇特設定,往往推理小說中要找的是真相,那有人死傷的真相中通常都有個凶手(還是會有沒兇手的故事),但在這裡卻是兇手早知,反而是要預防凶案發生,若不是透過白羅的解說還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嗯……我想,基於此,在過去讀過的克莉絲蒂作品中,有時會有些煩悶或覺拖沓(文化差異)的對談部分在此作成了個小重點,不僅是要隨著梅斯汀有些古板的視角觀察,更要在其中理出自己的頭緒,直到許多細碎的影子有了奇妙的形體後,「真正」(理論上)的謀殺發生了,只是此時的白羅只剩下最後的提示,甚至連自己似乎也陷入被殺疑雲……辭世了。
  後段的故事發展可以讀到白羅對梅斯汀的期待,事實上讀著也期待梅斯汀會不會有什麼因為認識白羅、親近白羅而有提升,那結果是……
  白羅留下最後的手記,批頭有點感嘆又頗戲謔地對梅斯汀說你是個「好人」,即使留下許多線索,恐怕這不僅是年老時就有點頑硬的頭殼「應該」只會迸出一堆毫無厘頭的推測吧,所以真相是……
  這白羅的最後一案的最後一則「謀殺」可以說相當的戲劇性與統結性,這句點並非是一名巨探的殞落,更是讓人回味再三的巧妙設計。這樣一個「謝幕」謝出了個經典與驚嘆。
  
  線索,白羅通通給你了,真相、兇手、被害人,推得出來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