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屋成名的千草檢察官系列有事件、謎團、推理,更特別的則是種血肉感,千草只是比一般人更善於留意細節也更注意自己直覺上的觀察,其他部分實在頗親切──這是我讀完這本<盲目的烏鴉>盲目的烏鴉  後首先想到的。
  這本是系列的倒數第二部作品,內容與「文學」有關,不過當然,日本的「文學」我是沒啥琢磨,有些印象大概會覺得日本的文人有種浪蕩、頹廢的習氣,這是種民族精神的反差麼?
  故事的開始是對田中英光的探討以及介紹對其有相當研究的某位評論家,為了寫出有別於其他的評論作品,他透過出版社的管道蒐集資料,就在與宣稱有資訊的人接觸後下落不明。
  千草檢察官則與上一作<針的誘惑>有些些相似,不過這回是真的出其不意碰上事件──有個青年從咖啡店出來後痛苦不堪地倒下,只留下「白色烏鴉」這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後送醫不治,與此遠的時間點上,有個少年攝影師在荒郊的草叢中發現一件外套與外套中的人指,其中還有張寫著「盲目的烏鴉」的紙片,到底,一連串的「烏鴉」與事件有著怎樣的關係?
  我覺得這部作品將「點」運用的很巧妙,許多環節都與人的心理狀態影響行為有些關係,特別在下毒手法、創造不在場證明的技巧上很有「日常反射」的感覺,雖然某些條件是因為特殊的社會與地理狀況造成的巧合,然而能夠利用這種小地方創造出巨大的脫罪「藝術」,相當有意思。
  犯罪在動機上也存在著強大的心理推力,不管是犯罪者還是受害者都是內心在最「根本」之時就遭到衝擊、傷害進而有強烈心理烙印之人,故事裡人際間的感覺相當鮮明。
  本作的閱讀在島田莊司<螺絲人>之後,相互對比形成頗有趣的謎團結構的不同,前者是離其複雜的狀況奇想解構,後者則是突然一點通的「日常原來如此」,互異其趣的閱讀還真是嚐到推理文學上不同的況味。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