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莊謀殺案.jpg  在作者林斯諺於本作的自序中將本作稱為<雨夜莊慘劇>是有其意義,而更名為<雨夜莊謀殺案>則有其興味與詭計上的意義。
  我想許多讀者對於推理小說的感覺是詭譎、驚悚與神秘,奇妙的現場往往是難以抗拒的吸引力,而場景又出現在更集詭祕於一身的堡莊就更令人屏息,即便此類在推理文學至今採用度降低,但如綾辻行人的館系列、島田莊司<斜屋犯罪>至令我大驚奇的二階堂黎人<恐怖的人狼城>在推理迷的心目中依舊不斷沖激著閱讀的熱血,使得採用此舞台創作出來的作品凡將踏入必然期待──即使讀過再多亦然。
  當建築封閉之時人心也將跟著封閉,若此建築又特殊的話連讀者都會一併被關在裡頭(讓我想起喚醒我推理迷之魂的米澤穗信<算計>啊!),我想這樣的心情在於讀者既是身歷者更是個不知即將發展的俯覽者啊!
  封閉代表著另一個世界,更何況心懷鬼胎的眾人儲藏的異變會因為潛在預期的「噩運」渲染出更加迷離的氛圍。
  歡迎來到林斯諺的<雨夜莊謀殺案>。
  寫的好像恐怖小說的開場原因無他,而是本作從一開始就以揪心的悚然刺探著讀者屏息的底限。
  一年前在雨夜莊的三屍命案是開場,而一年後在這棟造型「雨」狀的奇特館莊新進了一批算是度假遊覽的同學們。大雨剝奪了自由同時催促著哲學家偵探林若平的到來。
  命運帶來的死亡會呼朋引伴,因此在檯面下暗濤洶湧的人與人間正迎向崩潰──無法解釋的密室死亡一一上演。
  本作可說是密室之謎裡的代表作呢!
  不過!!
  閱讀的過程除了過濃的紅茶讓我亢奮之外,解開本作的謎團更是讓我雀躍。在第一與第二的死亡現場出現時我一直思考,到底要如何辦到這樣的密室?林斯諺可以說是少見的「不可能藝術」的作家,不管是<冰鏡莊殺人事件>、<芭達雅血咒>中都出現了讓我心一空的離奇狀況,結果,我想這跟我讀了不少推理小說有關,文中提供的些許線索讓我產生一種一開始覺得荒謬後來卻很合理的想像,而這……真是本作狀況形成的原因。
  機關往往是因人心而啟動,我想雨夜莊裡應該就是此狀況吧。每個人的表面與內心、過去都有其因果推演,我想,為了遮蔽心中的雨夜,將自己的外樣裝飾成豪宅實是難以避免啊。
  林斯諺的文學有其藝術,本作讀的感覺像是卡爾加上卻斯特頓,雖然某些部分的譬喻稍嫌多了些(就是會覺得有點囉嗦,像我覺得卻斯特頓的文學裝飾性就頗重),但場面也因此更加濃郁。林若平在本作中還有些冷面笑匠的特色,呃,雖然他應該不是要幽默,但一些切中要點的話讓我會心一笑。
  老實說因為我中間就看出端倪,結果搞得後面我興奮過度而沒很入戲(紅茶咖啡因太重也是原因),不然照一開始的氣氛來看真的是相當詭異。
  關於詭計的部分其實我有點小意見,這也是我一開始對於我的猜測有存疑的地方,亦即:血跡。
  第一個死亡現場是整顆頭被拔掉,那麼血應該會留下很多痕跡才對,這是想像,因為我也不確定那種狀況下會不會跟斬斷動脈大亂噴一樣,只是現場的跡象多少讓我覺得有些「作者讓偵探閉了隻眼」的感覺──即使照明不足。
  林斯諺對女性的描繪實在會讓人想像過度,結果最後居然自行辣手摧花!真是……我是真的跟著林若平一起嘆息啊!
  
  本作是林斯諺六年前的作品,我是自言自語了不知多久後才化成行動抓下這網拍的最後一本,也插隊閱讀,同時補起這部長篇的缺口。一覽先後,可以發現在「特殊推理狀況」林斯諺的巧思,如<尼羅河魅影之謎>的無屍無死、<冰鏡莊殺人事件>的超巨大機關、<芭達雅血咒>的情感衝突,本作更成了「最短敘述型詭計」,真的是很有意思;而其文筆的演進,是否也與脫離較多愁善感的年紀有關?我想在這一點上,會有人稱之為成熟,而我則是覺得他正抓著屬於他自己的推理文筆一步步往上攀爬,希望在推理的高峰上,林斯諺能插下象徵台灣的大旗!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