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崔文子與北岩山人為故事中穿針引線的角色,前者行醫天下,樣子總似醉非醉、瘋瘋癲癲,眼睛裡卻不僅能看出生理之病,更能洞察心理之傷;後者機算全局,將過去與未來串連,說是他導演了整齣歷史也不為過。
  這兩者所行所作往往讓人不知所云,但每步棋都有著特別的存在意義。論起來還挺詭異,因為總說人生無常、變數甚多,卻有著這早已知情的舉動,像有時候有了些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想法或遭遇,想不到過了一段時間發現事情宛若早安排好一樣地等著且跟那件沒什麼特別的事有關。過往雲煙的事物真的只會是淡淡的雲煙麼?或許未來的一場豪雨就是那微密的雲煙凝聚出來的雨雲所下。
  
  易小川最後選擇面對自己,這個自己已從一開始的玩世不恭轉為滄桑深情。歷史如豪雨般灑落在他身上,無可迴避,這他自認無力,然而與玉漱的結局卻因為一連串的選擇與固執產生衝突,讓他與最愛每一次擦身之間的時間距離愈來愈長。兩千年長麼?不。
  「永遠」才是等待所無法達到的長度。
  
  高要依然矇蔽看著自我的眼睛,因為殘缺而不敢正視,所以他靠著仇怨度過長久的歲月。他直到最後仍對著易小川喊著因為他而使自己沒有愛,想不通的人就像他那樣吧,不會因為別人而沒有愛,因為「沒有愛」這種情感是出於自己的。
  
  時間點於現代的解開秘密與追尋人蹤的一行人體會了親情的團結。有些原本很親密的關係卻在日常與個性中流失,若誰也不讓誰就將漸行漸遠,不過真正的感情會出現在彼此面對共同的危機時表露出來;真心話有時候就是很難出口,但心底的深度不變的話總會有說出口的一天。
  長久的相處與認識才會慢慢滋養出愛情,現代世界人與人的「過水」如此多,為何還要感嘆沒有真愛?畢竟連對方是誰都僅知其名而已。
  
  <神話>中幾個場景的表現讓我印象深刻。
  -最初易小川解救呂氏姊妹的橋段……會深刻是因為老套到不行,哈哈,不過救出來的還真是兩個大美人。<神話>裡的女角色都很漂亮哩!
  -呂素自我犧牲與易小川的生離死別竟能讓我跟著難過起來,那最後的擁抱與話語讓我久久不能釋懷啊!
  -玉漱公主在皇殿上表演的「舞畫」還真是一絕,這部分將拍攝的技術層面用得令我驚嘆,最後用一滴血妝點太陽堪稱絕妙。
  -高要宣示自己要當最高的趙高真的是演出他將滿肚子怨氣發洩的樣子,同時也分隔了他與易小川兩者間的關係。本來兩個同樣淪落到秦代的現代人應該是互相扶持,結果仍走入殊途。
  -蒙恬將易小川列為副將,帶領他時雙手高舉,非常陶醉地說:「讓你見識真正的戰場」的樣子的良好感覺渲染力不錯。
  -烏江自刎前的項羽展現出來的勇猛霸氣看得我都快掉熱淚了,非常震撼的一幕戲!
  -一甲子後回到湯巫山的兩人在聽已垂垂老矣的當年沏茶小童所說的:「根本沒有時空穿越」後心境的衝擊不知有何其大。若想要回到自己的年代竟然只有一條路──一日一天地過,直到兩千年後的到來。一杯茶喝下去是甘苦,再一杯茶喝下去是回味,但再繼續喝下去就會只剩下苦味,對應世界許許多多的事,實在貼切。
  -千年的等待換來的仍是短暫,結局的愁苦實是難以言喻。這一場穿越的歷史聯繫,涉入的只是等待與悲劇這兩個莫大的痛苦。
  
  <神話>整體的故事就著時光的貫穿編排的相當巧妙,它將古史套入現代能有此精準的結合相當厲害,也難怪會想把原本是電影題材的這點子轉成完整的連續劇演出。
  各種感情的表現可說是重點──尤其愛情,好幾種不同類型的關係可說是深纏著情緒啊!故事裡許多場景所呈現出來的強烈情感波動震撼我不少,人心之間的糾葛實在是無以量測。
  拍攝與電腦技術的使用雖不及當前電影所能達到的技術,不過能表現出來算是足夠,若是幾個部分能更貼實的話會比較順一些,像是一開始的爆炸場面太過刻意、小川武功前後不太搭嘎、手機待機到充電竟能撐那麼久……之類的細節。
  故事劇情的部分也存在著幾個難以解釋之處。例如開啟寶盒的虎形墜是蒙家流傳之物,那製作者要如何取得那形狀呢?只能說是上天之筆了、兩主角是怎麼回到過去的?帶領他們的那股力量也只能歸由神說,雖然他們倆的身世時間點能切合過去,但像蒙恬說蒙毅五歲失蹤,與易小川如此符合是說明有兩次的時空穿越?、黑衣人欲取寶盒的目的為何?他沒什麼理由想看看裡面放什麼東西吧,那如果想要毀掉也不該單只用搶的手段,不過當然,以時空的邏輯來說是根本不存在毀掉的事實的……諸如此類,通常穿越性質的故事要完美解釋整個循環多少都會有些小破綻哩。不多思考這層面的話,<神話>的故事可以說相當引人入勝,我看完之後還有點悵然,因為沒得看了,哈。
  以上是大略的心得……總覺得寫起來沒什麼系統,好像在人物性格解析一樣,哈哈……真格的就是這部戲相當動人,有時間、有機會的話錯過就挺可惜囉!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