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的證明.jpg  讀完這整本森村誠一的<荒野的證明>感覺到電視戲劇般的畫面,頗為鮮明,不過有相當部分的原因在於作者轉得有些理想化的節奏,三線的故事自然有其交集,但是發展上的聯想還頗為有志一同,稍嫌不那麼圓潤。作者想要透過小說表達的觀察與看法可以說全然地發揮,且隨著故事愈往後,愈在無法目視之處的因子就出現愈多,我想這部分的堆疊效果相當成功。
  為公司付出二十多年來到關鍵地位的山名突然遭到「流放」,也就是貶職到枝微的關係企業去。這是一項打擊,且隨之而來的還有妻子的離婚要求,整個人生所建構的幾乎是毀於一旦,然而,被流放的視野讓他察覺了過去不曾感受過的人生,甚至家庭的部分,分裂與離去也不那麼難受,為什麼?因為當他不再被重視之後才發現那二十年拼了命除了工作之外別無他物,他所失去的東西從來不曾在他的感覺中有過重要地位。雖然失落感不那麼強,但往後要如何呢?他是被公司豢養大的精英家畜,而今沒了存在目標,若是一般分子或許將頹倒,然而命運給了他一場驚險的謀略作戰。
  透過好友得到了意義不凡的照片,在百無聊賴的工作中又結識了理念相近的女性,結果共通的要素出現在女子──愛的姊姊失蹤上引發了一連串的「目標」。他們決定運用自己的方法反咬高高在上的企業領導一口,卻沒想到一口咬下的連鎖效應抖出了更多不為人知的皮毛。
  <荒野的證明>就以此描述著拼了命的員工與公司間的關係、男女最初的遭遇與之後的質變、人性的欲望與手段、女人為了物質所行的手段與前段順帶提及的高爾夫球問題。
  對於高爾夫球與球場我是知道對環境不是好事,但藉由本作才更知道這簡直就是為了少數人的娛樂而迫害土地的運動。外表那看起來光鮮亮麗的草坪得靠藥物進行維護,在那上面不能有一根雜草也不能有動物與昆蟲的聚落,原本的場地或許是個小樹林,結果經由人工整個移平後還把有生存機能的地面完全抹殺成人類想要的樣子。這種地方就是自詡高貴之人的應酬場所,也是許多企業得以成長的特殊場子……真是,有夠噁心。這是人類娛己而刻意改造的一小部分,這就無怪乎為何末日之說時而出現,在下意識中,我想有許多人感覺到「犯錯」吧?這與信仰或神佛無關,純粹是生於原始的自覺:對於過度人造的快樂是不是會有相反面的自然懲罰出現呢?
  單純讀來會感覺作者筆下的山名完全不似四十九歲,他在故事中與兩個女性的感情牽繫(都能當他女兒了)相當緊密,我想是有些刻意的故事效果存在,不過若想想山名曾任的職位與談吐的不凡能明瞭他吸引力的所在,甚至到後頭所採取的策略之決斷力精準令人佩服,也無怪乎以這樣的角色型態從豢養的精銳成為荒野上不懼高權的餓狼。
  從犯罪與動機的角度描寫的感覺很不錯,作者所要描寫的看法我也很欣賞,現代社會太多人迷失在虛情的羽翼之中,始終不明白自己費盡心血的窩到底是築給誰的。人生的目標與意義隨時能去感受,可別歲月猝逝竟莫名問起自己這一生是為了什麼或是做了什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