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到目前為止哪位作家的故事能讓我心中的衝擊之鐘響起的,此人不外就是橫山秀夫。
  記者出身的橫山秀夫以其作品來印象的話是警察小說,但他的警察小說描述的除了警察的制度與程序外更著重在身為人民保姆的警察內心的糾葛與公正之下的慾望,也就是描寫這些替人民處事之人光明的使命與陰暗的私心。算是基於此,他的作品除了警察故事之外描寫的各層面、職業都探究著人心的複雜與不可測性,心理懸疑貫穿著他筆下的人物,同時也貫穿了讀者。
  作家寫作求題材,而橫山更令我敬佩的是除了題材之外他對於如何將一個題目利用「結構」來展現有著巧妙的設計。一個標題下下去可以讀到的不僅是人物的行動,這些行動透過標題引導的特性築出了令人讚嘆的立體事件。在<影子的季節>裡將管人事的警官隨著出現次數降低卻反而更凸顯其被注意的程度,甚至案件的程序,完全的「如影隨形」;<震度0>中警務部長失蹤引起其他各部長的猜測,一人牽動一人,形成錯綜的網絡;而在我甫讀完的<半自白>裡,隨著犯人的腳步一路從警官、檢察官、記者、律師、法官到監獄看守,層層遞進營造出令人百般揣測的情境,到底是為了什麼讓這些「窮究真相」之人一路護送著犯人?他們在犯人的眼中看見了什麼?自白一半後的事後空白兩天到底真相為何?人生命的時限,就如同犯人所說的那樣矛盾麼?
  半自白.jpg  犯人的謎團固然是本作的中心,但跟著此中心旋轉的各人有個各種不同的背景與看法。橫山在此寫下到底案件真相要確知還是弭平一切保全組織也保全犯人的兩難矛盾,這些矛盾在警官不再堅持偵查、檢察官仍擇原刑起訴、律師欲宣又止、法官求問卻閉口及監所管理員願觸法暗度陳倉的瞬間帶來波濤,在犯人的行為終於清晰後洶湧起來。是的,我也看見了,看見了生命……
  本作探討到阿茲海默症,這種症狀會侵害人的記憶,一直到患者記憶完全崩潰為止。我家人裡並沒有人患此病,不過親戚有。曾與我爸去拜訪姑婆,他還記得我爸,但就是頻頻問起我是誰,且,同樣的問題大概隔幾分鐘就會重複一次。記憶的混亂與跳針似的失去肯定是非常痛苦的,人的所有行為都是建構在「記憶」之上,一旦這部分有所損害,生命的意義之於人類就難以接受了,所以,故事中的警官不忍心就動手殺了妻子是好還是壞呢?是非的相對論在生命之前還有適用空間麼?
  <半自白>這部作品不僅僅是探討司警制度面上的明爭暗鬥,更論述著生命的議題。在犯人的周遭能看見什麼?在犯人的眼裡,又能看見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