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東野圭吾來說,推理小說創作十來年歲月終於能夠有所抒發,且這抒發的點正是推理小說本身。
  名偵探的守則.jpg  <名偵探的守則>本作還真的是「破格」之作,類似先前在電視上看的「魔術大破解」。東野圭吾藉由「名偵探」天下一與「兩光警部」大河原的搭配大戳推理小說之洞。其以幽默諷刺的筆法與鋪陳描述著各式各樣推理小說的元素,內容讓對推理小說頗有認識的讀者苦笑又有些頭痛、同意卻又想要反駁(例如別破壞推裡的夢想或理想),但其結尾卻又不失東野推理小說的特色!他想要表達的就是別落入被認定的推理小說的常規與窠臼。
  本作可說是羅列了常見的推理元素,首先出現的當然就是總引人入勝的「密室詭計」。在第一篇以「密室」為基底的案件裡天下一與大河原對於這詭計顯得很無奈,但既然「作者」如此設計也就只好硬著頭皮破解。讓我感到有趣又很妙的地方在於天下一正要對大家公布密室的狀況時兇手自己就先自殺了!結果呢?誰還管他密室怎出現的,大家一窩蜂的就是趕緊處理兇手的屍體,全把「名偵探」給晾在一旁,說真的,就一般人的心理來說,兇手都確定了也掛了密室怎樣的就不重要啦!最後天下一「盡責」地把狀況解釋連我都感到汗顏啊!
  每一篇故事裡「名偵探」與「華生」都會在準備進入事件之前跳出來跟讀者與作者對話,內容不外乎是探討「這回又是推理小說的什麼梗」,語氣充滿揶揄,且有些狀況還暗示著讀者八成已經知道了!呃……結果我並沒有全都知道。不過雖然總諷刺著詭計的手法,東野圭吾對於詭計的安排並沒有胡亂拼湊,沒有出現兇手說:「我就愛用這招所以才用啊!」的狀況(要說有也算是有啦……像是那把整棟房子當成覽車的詭計,這招有點在影射島田莊司……),且仔細看來能察覺東野圭吾之所以能成為推理作家的理由:驚人且有趣的鬼點子。
  是的,本作雖然不屑一堆古成的推理點子但東野創造出來的伎倆是有辦法更延伸出去成為新的故事的!撇開不在場證明那一篇,因為我就如同裡頭人物說的一樣,作者附再多時刻表我也不會去看,為什麼?因為我是台灣人……但房屋平面圖我可是會看的!其他的手法像是氫氣球、移動覽車以及尋線破解狀況都很有意思!你明知道東野在這一篇會搞什麼玩意兒但你終究會驚喜,這算是本作最巧妙的地方之一。故事最後也戲弄了古典推理的結局,像是克莉絲蒂在<羅傑‧艾克洛命案>中的那招,想不到這僅能出現一回的技巧有其他人使用!(東野之外)而東野借用再加上敘述型詭計變成了只有本書才有可能造就的狀況,只是到最後把「華生」跟「名偵探」通通推下海是顯得比較做作就是了(即使如此還是用了「先入為主」的掩飾手段)。
  說真的,本作我只有在一開始的部分笑的開心,到後面整個就苦了,這自然不外乎是因為推理小說的「詭計」被東野給開膛剖肚,但我也知道這就如同魔術大解密一樣,你看了可能會失望然而「真正」的魔術師會呈現出那些被破解之外的新奇世界,「真正」的推理小說創作者也會在古事之外開創新局,我想這是東野所要表達的。
  東野也藉著故事抨擊戲劇的改編,確實有不少精彩的原作上了電視之後變成四不像,我是不曉得東野是否有過被改編後變質的憤慨,但……市場跟文學藝術是有很大的差異的,尤其愈重視覺的媒介。
  詭計不能因為詭計而詭計,它必須要有特有的藝術感。文學創作不落窠臼才能在讀者腦中點亮。至於推理有著更深層的結構與運用,我想東野圭吾在其後的作品中已經給了我們最佳的典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