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H斷掌事件.jpg  殺人,是對是錯呢?
  心裡所想的,是黑暗的?但又有什麼是「光明」的?你所認為的「黑暗」是立於什麼基準下評判的?
  乙一的這一本連作短篇小說中充滿著犯罪與殺人,說起來也有一個偵探,但此人卻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純來的殺意,不動手,但就在一旁看;他能推敲出誰是兇手,但掌握所有真相的感覺沒有一個去訴諸所謂「正義」,而是單純地揭穿,以此為樂。
  六篇故事裡總呈現著人所生的各樣殺意。凶手們藉著殺人理解了自己同時與社會禮教規範進行拉扯,他們人前人後是不同的模樣,或許在未動手之前,你可能就是其中一人──如書背所說,人的心裡都棲息著一頭虛弱的野獸。
  六則故事裡的推理性質意外的好,就書寫的感覺上來說有點像血腥小說,一開始我還以為跟平山夢明的作品類似,然而看下去才屢屢感受到作者布局鋪陳的手法。六篇故事幾乎都用上敘事形的誤導,因此就能產生在故事最後峰迴路轉的情節;六種轉折的方式各有不同,但卻很難看出來,乙一行文的能力相當優越,文筆描述的流暢把基本的樣子送入讀者的想法中,因此難以窺得其中隱藏的視野盲點。
  書名是GOTH 斷掌事件,這是兩則故事的連稱,不過我對這兩則感覺還好,或許該說是驚異度較低的兩篇。在斷掌事件中描述的是人異常的視角,他將一切有手的事物切斷並保藏在一般人的眼裡肯定是個變態狂,但對他自己而言,這卻是生命中的一部分。社會上這樣的人其實很多,或者說每個人都是,只是普通人都會遵從共識上的法規與道德,把此視為正道就會以為其它所呈現出來的樣子是旁門──廣義來說是如此,但狹義就得看個人而定。世界上沒有看法完全相同的兩人,一切的作為與判斷就個體而言沒有任何是非對錯,只是選擇與作法而已。
  <狗>這篇讓我的思緒扭轉不少,一直到結尾我才貫通案件真相。仔細想想,人與狗的角色還真是能對調的,且那樣的「人」也真的就只有這方法作出「殺」的手段。主角在最後幫了凶手一個忙,幫他把人殺了,誰對誰錯呢?只有讀過故事後才能取自己的判斷為準。
  <土>的故事表現出人性兩端的矛盾。當得知凶手的職業之後是真的帶來些許衝擊,而結尾的情節也令人悚然。真實加上誤會又加上土裡的呼喊,接下來是妄念抑或是良知甚至是成全來驅動動作?
  
  黑暗的存在就有相應的光,若沒有光也不會有黑暗的存在──如果一個人一出生就完全黑暗,在後天也不知曉的情況下,那黑暗對他來說是一個世界,不存在「黑暗」與「光明」。評斷或是選取光暗全看個人,因為即使以光照耀著別人的人,他的本身也有可能是暗的──他可能照不到自己。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