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川博子說故事的能力與魅力我在《海盜女王》中受到感染過,她是一個透過文字描述能將情境具現化的作家。

不錯的好運有了這次《倒立塔殺人事件》的試讀機會。

故事落點在二戰即將結束之時,不管甚麼情況下總至少有排擠的學校環境,某女子學院中被戲稱為「一分」(異分子的日文諧音)的阿部欣子因為搭檔遭到空襲過世,合作的同學換成了三輪小枝,她同樣是團體外的人物。透過她得知了學姊上月葎子,這個在這戰亂紛擾時相當照顧她的學姊卻死於理應有足夠時間躲入防空洞卻身在教堂的情況,當時到底怎麼回事?另外上月傳給三輪的奇特筆記書「倒立塔殺人事件」只是驅使收到書的人小說接力?書中的故事與故事中的故事有怎樣的含意?許多的謎團就交織在隨時都可能響起空襲警報的焦土時代。

這部作品一開始閱讀就隱約能聞到一股硝煙氣息,透過學校的宣導以及學生們的些許對話交流,那時被疲勞轟炸的日本令人窒息,因此凸顯出物資之珍貴;心靈糧食更成了意念存續的交流,故事中學生出身的家庭背景中存在著感受與想法的陶冶,象徵文化的書、音樂、舞蹈就活躍於書中書的《倒立塔殺人事件》之中。

死亡在那個時代是司空見慣的事,然而難以理解的死去與「倒立」的恐怖傳說將死亡變成了謎團。

透過朋友或說是同伴的羈絆在這該花樣年華的歲月卻殘破的年代凝聚出這一部故事,謎團的解開象徵著戰火之外本質上的情誼信仰。另外,「倒立」這概念也在故事中的許多狀況中投射而出,許多人隨著變動的對錯起舞,我想是一種看不見自己內心倒立的瘋狂吧。

《倒立塔殺人事件》有著皆川博子一貫的好讀,情境隨著故事與故事中的故事在灰色彩的背景中竄出些許繽紛,可以說是相當特殊的閱讀感。

 

這部作品中背景是教會型的學校,我也是這類型學校出身,關於故事中人物心聲帶著埋怨的批評還蠻有同感,那時的我也有雷同的感受,甚至至今觀察某些團體或人物也是苦笑不已;不過學校是個集中、團體的所在,身為「一分」還是靜觀其變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