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oii:4

真的是好久又再度遇上哲瑞.雷恩,艾勒里.昆恩的推理小說若說系列主角自然想到的就是昆恩,不過就實體來看,雷恩恐怕是昆恩小說裡最知名的,至少,<Y的悲劇>、<X的悲劇>是推理小說界家喻戶曉的作品。這回讀完的是字母悲劇系列第三本<Z的悲劇>。Z的悲劇  

故事開端雷恩還在哈姆雷特山莊養老,很有意思的是一名警察與他女兒的登場,這感覺還蠻昆恩父子變父女版,但因為是女的,性別上的偏見產生不少衝突。事件與議員參選有關,惡名在外地尋求連任的議員佛西特被發現遭刺死在書房內,我,也就是佩雪絲──描述起來是美到不可方物的漂亮小姑娘另外加上腦袋很好──然後還很有勇氣的親臨命案現場,不曉得這人物是不是作者兄弟的完滿想像……總之,透過現場的跡象,「我」已然看出許多端倪,而另一方面檢察官休謨不太處理推敲的部分,而是根據東西與狀況做出簡單的連連看,加上對女性的嗤之以鼻,帶有威脅意味的木盒子成了緝凶關鍵,指向一名甫出獄的優良囚犯得奧。

佩雪絲透過觀察與推理認為得奧應非兇手,但力有未逮,於是,上了哈姆雷特山莊去拜訪她早已傾慕已久的退休演員兼偵探且還耳聾的哲瑞.雷恩。

這部故事有意思的地方也在於透過雷恩來見證佩雪絲的推理,我認為,在雷恩的三個字母故事中都能感受到濃烈的古典推理韻味,這就叫抽絲剝繭的感覺吶。

基本上,他們都認為得澳沒問題,但這還不敵體制,且,真兇,會是誰?

讀昆恩的作品就真的是一場推理競賽,不敢說他都把線索散得一地清清楚楚,但想要推就得把既定的概念拋去,然後把所有可能與所有人都拉進來探討,不然真的是會因為推理條條剝下後令人跌破眼鏡。

昆恩的推理小說古典又頗好讀,其實在那年代是蠻都市的東西,對於推理與謎團會有很高的期待感。

佩雪絲與傑洛米自然是其中的情感要素,這通常都是昆恩跟故事中的某某女郎或少女的橋段,但這回輔助偵探是個姑娘,那,我想故事的最後就解答了……搞不好這才是最貼近悲劇的。

故事中也諷刺不少當代政治,我想,人心人性,始終如一。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