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bii:3

關於遺產是歐美古典推理小說蠻常見的橋段,而克莉絲蒂也頗常運用這種家族衝突的引子,<死無對證>死無對證  也是如此,稍有不同的地方在於:亞倫道家族的狀況一開始就提及,直到遺囑實行後的兩周白羅才收到已死老婦人的來信,也就是說,若白羅(事實上真有發現)覺得信裡的內容有相當的疑慮,那前往調查的當地事物恐怕沒有什麼新鮮的痕跡,因此,克莉絲蒂在本作上表達了她認為心性、行為、關係的推理就足夠找出探求實證、蹤跡卻不見得能有所發現的關鍵。

不同人不同個性,白羅基本上(在章節後段)大概拼湊出小狗與球疑雲、樓梯絆線、亞倫道婦人用藥……等等的細節問題,他尋找的是一個在個性、作為上能符合的人物,於是每一篇是以人物切入,同時也讓先行的家族狀況有更完整的呈現。

關於人性的推理是蠻有意思,不過這部作品中在揭穿兇手時還蠻多衍伸性的推敲,讀的那時是有些消化不良。

海斯汀在本篇依然是白羅挖苦的對象,蠻死腦筋的「怪紳士」個性,難怪一直到<謝幕>白羅還是無法將揭案推理的大任託付給他,根本學習力遲緩嘛。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