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這個蜂房世界……如文所述,約翰.康納利筆下的菜鳥,查理.派克系列是一個巨大且具現實性的架構,這奠基在派克心裡與陰影的糾結之中,因此作品有不少部分相扣著,一路隨著派克在人生中最慘澹的經歷中重建。
  妻女被「旅人」所殘殺,退到兒時成長的鄉間又碰上少年時恐怖故事中的殺人犯,這回受委託,可好了,才剛想穩定下來又來個麻煩的差事──變態殺手的影子在調查中開始若隱若現。這真是種令人無奈的殺手緣分。嗜殺族  
  閱讀這一系列的作品可以認識不少手段慘無人道的殺手,這回的衝擊的反饋將更大,因為牽涉到宗教,自一名女子被以自殺結案的現場證據起始,蛛絲控制般的信仰者們就在暗處傾巢而出。
   <嗜殺族>我覺得康納利可能放出些議題,對於宗教,這在表面上揚善行好的名詞的背後出現過太多血腥與殺戮,人會需要一個標的與依靠,但若把所有狀況自我 催眠為「主觀的好」的話,信仰將成為終結生命最佳的口號;人特別──需要答案,但太容易的答案(如聖經與許多經典)被灌輸就會成為文字的魁儡,嗯……這樣 說好了,原本那些答案並不容易理解,但卻聽信一個「自認為理解」卻「在根本上全然謬誤」的「自以為代理人」所供的答案將會讓人陷入十死難涉的境地,這就如 同故事中提到的許多殺戮牧師那樣以及福克納與那四個家庭。
  許多經典是一種傳授,更甚的,只是故事,那些故事述說著「生存與人類」的某些部分, 在曾經的苦日子中有怎樣的領導,但重點是文字間所表現出的「精神與情緒」,因此若把故事中人物的「物件」拿來做表面的文章,那跟現代的歌星偶像崇拜沒有什 麼兩樣──文化物品的強調,是宗教信仰中最愚蠢的行為,完全是搞錯標的的狀況。另外,逼苦然後樂只會是「些許人」自己對於人生的探討所採用的「生活模 式」,模仿他們是沒用的;清罪得永生的部分也一樣,沒想過「罪」是什麼與其根本源頭的人說「我有罪」簡直是天大的荒唐,人要比動物不如,那就是拿自己與生 俱來的自然行為(沒傷害或影響他人)當作壞事或罪。沒有自己好好想過就被納為他人說法的妾,則一輩子走不出去,甚至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殺人魔反而有最「純淨」的自我信仰,因此才影響著「因不思考而徬徨」的人走上最殘痛的不歸路,也因如此,十惡不赦之人有不少天殺的活得有夠久,難道要說這些人是來自上帝的考驗麼?便秘兩三天才真的是上帝的考驗,不要搞錯還自己催眠自己。
  回到故事……嗯咳!這回的故事感覺派克慢慢走出心裡的陰霾,運氣跟實力也變好不少,至少後面的發展頗英雄頗神的。殺手用蜘蛛來「制裁」被害者,讓我特別上youtobe去看隱士蜘蛛的影片,實在很可怕,幸好我在的環境幾乎不曾見過。
  小說的最後,派克將面臨人生另一階段的波瀾,然後我也將進入擱置一年的第四集<蒼白冥途>。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