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作品對我來說是與西澤保彥首次在「封面」上的相遇,那時是在舊書店「墨林」,曾聽聞過這名作家的我當時有機會把本作帶回家,結果最後選擇了道尾秀介 的<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對西澤保彥的認識要到更之後的不久前,起先我還莫名覺得他會不會是寫冷硬間諜之類的咧,哈──結果完全兩碼子事,現在我可知道西 澤保彥是解謎中的解謎,我目前讀過的<死了七次的男人>、<啤酒之家的冒險>以及這回的<蘇格蘭遊戲>蘇格蘭遊戲  在謎團排列、解讀的層次上足以讓推理迷們大飽讀福 ──甚至一窺謎底排列的新風貌。
  <蘇格蘭遊戲>是西澤保彥筆下「匠與高千」系列的作品,故事的時間軸較為後面,出版到目前來看可能是最後…… 故事的開頭若以這系列的特色來看會有些意外,雖然可以說是「日常推理系」的「匠與高千」系列,但本作的開始就隱約提及的命案,之後的發展即是高千──高瀨 千帆在高中時期碰上的連續殺人事件。
  不曉得西澤保彥是不是推敲過自己筆下故事人物的能力或背景之類的,<蘇格蘭遊戲>像是要為高千出現在不入流的安(木規)大學的前提做解釋,她與較為放蕩、無賴感的其他「酒友」小組共存有些意外吧,畢竟她在其中是超然的冰雪聰明的存在。
  死者就出現在高千的寢室中,與她有不斐關係的室友被連續刺殺好幾刀身亡,面對命案的她自然是首要嫌犯,但之後由於諸多關係(特別是她是議員的女兒)轉而成為調查事件的偵探;透過許多疑點的發見,真相隱約在眼皮子底下顯露卻也在此時更連續產生數具屍體,一直到她離鄉前往大學後的兩年才由「推理酒友」同伴們討論、解答……特別是匠千曉。
   「蘇格蘭」遊戲就是這麼來的,否則說真的,讀前面還真不曉得書名是怎樣個一回事。這一點也小背書了這一系列的特色:帶點血腥的日常。就匠千曉等人來說, 這一個「事件」只是高千過去的疑案,攤在酒桌上討論的事情而以,因此,故事中謎題似的「蘇格蘭威士忌」成了討論的標的,也貫串了整個謎團的兇器部分。
   乍看之下的事件是清楚又模糊不清,在這部作品中,前段發生的事件看起來很普通,甚至可以說走的完全是就現在來說頗為無趣的推理故事小品,然而到了解謎的 部分,一個個透出的「難以理解」的小行為的謎團使整件事出現些些破綻,得全盤去看穿故事中每個人物的每種心結、行為才得以灑下追捕真相的大網逮出真兇。
  故事的最後有些鋪設些許情愫的特徵呢?千曉與千帆是種相類的孤獨相惜之情吧。
  
  <蘇格蘭遊戲>前面大半部的青春劇情在我讀起來多少有些些不耐,要說是老套也行,另外就是刑警對高千還真是特權給盡,或許有個議員的老爸就好說話吧。不過漸漸解開事件的形貌就扭開西澤保彥錯綜組合能耐的推理技術,只有單看事件所有人所知的訊息才真有辦法拼湊出真相,否則就會陷入「這東西不是早就知道」的奇特死角之中。
  兇手在現在來說算不奇怪了,但還真是特異的執著……但真的不奇怪,異於常人的思維隨處都有,事實上「普通人」只是善於與大眾達成共識罷了。比較奇怪的是兇手收集訊息的能力──只能說許多條件之下他只能既細膩又莽撞地行兇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