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狂.jpg  關於這本<偏執狂>也是曾覽目數次卻沒帶走的作品,那時候剛讀推理小說,到處看看有注意到喬瑟夫•芬德,在舊書店也常見到,大概是書背的歪字有了效果,但我還是到現在才讀完。
  這是本……很精彩的作品!
  臉譜早期的犯罪推理小說好像都會請唐諾導讀(還是消毒?XD),這本是芬德首本作品,不例外。然後更不例外的是讀到快昏的介紹文,我覺得放到後面好像比較好,我讀完才大概能體會唐諾是在扯什麼飛機。
  饒了我吧!真的會想略過您的導讀啊!
  我想應該不是他的緣故所以讓後面的故事讀起來特別順暢才是……
  故事的開始是場感覺上很荒謬的胡搞,但卻蠻大快人心,哈哈。主角亞當虧了公款搞了場盛大的碼頭工人送別會,這種以下犯上的瀟灑感覺竟然蠻不錯,不過當然後面就出事了。
  本以為要被砍頭的亞當卻被叫去密談,最後才發現自己的舉動讓自己深陷囹圄──不是去職這麼簡單,會有更多麻煩,特別是大鯨魚要吃小魚的時候。因此,老闆開出了特別的條件,他得到競爭對手的公司當間諜來換取往後的自由。
  生活亂糟糟也沒啥規律的亞當搖身一變,為了避免入監,他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卻沒想到人生自己走入前所未有的混亂與衝突局面。
  間諜是本作的主軸,雖然主人翁不怎麼像想像中的間諜,但透過集訓跟自己的技能也算是有兩把刷子。故事中他亦步亦趨地滲透進「敵方」的陣營,同時也面臨著自己父親的身體狀況的變化以及那張臭嘴,二者可以說是旁敲著他對人生與定位的思維。
  芬德相當會敘述,文字的表達自然又牽引著讀者的心,內容的發展起伏跌宕得宜,跟著亞當,一起進入摸不透的商業間諜戰的世界。
  書,看起來厚,讀起來連重量都讓人忘了!精彩!
  說起來,故事中的「線索」是不少,但還真沒發現真正的「策略」何在,故事的後段還想說最後的行動會如何?很成功麼?哪裡知道終點等著的竟然是……
  <偏執狂>就書名來說是有點讓我摸不著頭緒,不過後來大概理解在於「商場成功」吧!人心的強度與「成就」往往是正比──不論好壞。而強度代表著對自己想望的方向有多強的執著,也就是說,「分析」只會是行動中的一個「工具」,而不是在行動前的說嘴與找理由;許多人的「成功」在於把該動作的確實動作,其他不是參考就是廢話──這會被解釋為偏執,不均衡才有特別的重量存在,也是「較特別」的存在。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