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膠囊之謎.jpg  說起這本<綠膠囊之謎>又是個屬於我的力不從心的例子,哈哈──想著卻到現在才拜讀完。最早知道這部作品是在米澤穗信的<算計>,故事中某個點有特別提到這部作品,那會有印象大概是強調出顏色吧,畢竟我還沒吞過綠色的膠囊哩。
  卡爾的作品充滿著離奇與詭謎,不可否認在古典推理中他「演」出的事件狀況不僅難以理解且不可思議,這回他變出的把戲是「全員皆有不在場證明」以及「詭計是由被害人設計」的怪現象。
  故事開始是在龐貝古城,在這地方帶出歷史中的毒殺事件,這契機是提醒讀者書名的綠膠囊絕對不是健康食品。
  時間往後拉提到了村莊裡發生的毒殺事件,最大嫌疑人是馬庫斯的姪女,只是沒有證據,於是背著不明之汙名的女子成了留言之的。為了證明出其他無差別下毒的可能,馬庫斯決定演出一場「觀察」的戲碼,他這算是比較皮的遊戲個性吧?弄了個有點鋪張的表演還設定了許多問題,哪裡知道順利進行的表演高潮被塞入了一顆綠膠囊,而後出了人命。
  到底是誰趁著表演毒殺了馬庫斯?當時進入屋子裡的高帽男子是否是預定出場的人物?答不對題的對問是怎麼回事?最大證據的影片又會透露出什麼結果?
  這部作品可以說是謎中謎,想要抓出兇手是誰先決要件竟然是解開被害者設下的謎,也就是說,命案的發生並不是凶手做全盤規畫,而是被害者自己精心設計然後被順口扔囊。相當奇特的狀況。對於不在場證明出現在時間上,所有人都有可能出現在事發當地,但問題就是幾分鐘幾秒的可能性不同,只是這樣推出來的結果就是全員都有不在「時間」證明,那到底是怎麼搞的?
  卡爾不曉得是不是透過這部作品表達「觀察」的相對性,因為同樣一個場景有可能出現各種不同的詮釋,且,物品時間點的不同也影響到注意者的時間,因此,觀察的重點除了實際上存在的事物之外還得考慮到事物在該處的確定時間點,否則落差與謬誤就會發生──特別是人對所見之物通常確定之後就不太會去更動或是接納其他可能性。
  解謎的提示其實很早就出現,一直也有點納悶「證物」為什麼會沒事,結果這又是被害者的「詭計」……從頭到尾,兇手只要等被害者自己作繭自縛就行了,真是沒見過這種怪現象,呵哈。
  行兇的心理分析這回菲爾提出許多歷史的佐證,我想除了讓一開始的「龐貝」有點依憑之外也是說明動機會是一般其他人所想像不到的地方,另外對於「毒殺」的特色也有一些講義般的論述。
  整體來說是很有趣的推理故事,那……卡爾的文字還是得多去摸索與理解;不少人提出翻譯問題,不否認,但心情多轉些英美的行文特色的話能讀出他的趣味。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