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伏地藏坊的放浪.jpg    <山伏地藏坊的放浪>是有栖川有栖的短篇小說,屬於相關聯性的作品--故事的陳述者皆為一名在某鎮落腳的修行山伏,而聆聽故事的則是鎮中各有特色的居民,每個周末星期六就會到酒吧故事聚會。這個山伏總有些離奇的故事,故事內容多與事件有關,這也讓在場與會者進行著十足的推理遊戲。
  關於山伏這種「職業」感覺還頗特別的,就台灣的宗教觀來看,修行者應該是以「戒」為主,也就是常聽聞的什麼不吃、什麼不碰、什麼不想,不過日本好像存在這種以「苦行」為修的修行客。對日本宗教並沒有特別了解,但山伏這種角色偶爾會出現在故事中,有個特色還蠻有意思的:酒肉不忌呢(還是說有些有規定有些沒有?)。這部短篇集中的山伏總喜歡點杯「浪人之夢」的調酒,對應起他的身分,頗有一番況味。
  七篇故事,加起來大概近二十杯的浪人之夢。就短篇的推理小品來說,<山伏地藏坊的放浪>彙集了數種腦力激盪的推理遊戲:
  <鐵路支線與灰姑娘>的推理要素就散布在故事之中,從事件發生到最後的謎整合起來思索就能有些概念,而這部分更包含著「灰姑娘」所表現出的特色。不曉得是否取材時看見這樣的火車站結構進而變出這樣的故事。
  <化妝舞會的豪宅>是身分揣測的事件,巧妙利用人心「一對一」的盲點表現出來的謎題。
  <崖上的教主>呈現出日本的多新興宗教怪現象,這部分與傳統的山伏感覺還真有些矛盾。之後的事件還蠻離奇的,嚴格說起來稍為誇張了點,但不失為一個有趣的點子。
  <毒之晚宴>又是個挑戰邏輯的事件,不明的下毒者為誰不妨思考看看,蠻有意思。遺產的決定總是家族的麻煩大問題,我想讀這類故事的人都會覺得人情竟如此單薄,但不管怎麼說,「繼承」這件事是與生存牽扯得上的,難怪於人性特有的貪婪。
  <孤單死去>一樣是個典型現場的變種,讀到這邊就真的佩服有栖川有栖能轉出這麼多組合的故事型態。自殺or他殺?是這篇故事的中心另外也表現出黑道令人唏噓的年少輕狂以及終究為家的心境。
  <破掉的玻璃窗>用的詭計我有點無言,比較前面來說這一篇沒超脫一些思維還真想不到。這事件如果透過精密的鑑識應該會有所發現才對。
  <天馬博士升天>我只能說……很有意思,跟上一篇一樣,線索出現在人的「經歷」上,但用這招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很好嘛,哪一種人摔下懸崖不會死?哈哈!厲害厲害。
  最後就是<山伏地藏坊的放浪>……啥?你問我這是什麼「事件」麼?倒不是,而是山伏最後說出的「線索」,但,到底這老兄是「誰」呢?雖然就書後的序看起來這人物是突發的產物,但何嘗不是作者的自我嘲解?我覺得最後這部分的鋪設讓整部短篇集出現更生動的活力!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