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的封面很有感覺,在買之前看網路上的圖案時覺得是隻豬鼻孔的鬼拖著長尾巴,拿到書時覺得有些怪怪,這才發現原來這副圖是由一群烏鴉及幾隻動物樣子──與故事有關──組成,不過由於中間那尊招財貓太過鮮明,之後都看不鬼樣啦,哈。
  鬼的足音.jpg  <鬼的足音>是道尾秀介首本短篇作品集,他的作品目前讀過的有<背之眼>、<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以這兩部來說,我比較喜歡<背之眼>,或許是有調查靈異事件的感覺吧,而<向日葵不開的夏天>較沒那麼喜歡,倒是裡頭的可愛之陰鬱讀的時候像層霧似的環繞著──本作<鬼的足音>可以說是承襲這種感覺的短篇。
  首篇<鈴蟲>就讓我感覺到<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的氛圍,原因不出就是筆觸、描述、蟲以及……S。
  道尾很喜歡以S作為某種代稱,本作中每則故事都有個S;性質各不同的S只有同樣的效果:影子及聲音。<鬼的足音>是透過S這角色所踩踏而來的!
  因為<向日葵>的關係,一開始看S實在不免會想到那隻會說話的蜘蛛,但隨著<鈴蟲>故事的開展,S的樣子同時模糊又清晰了起來──實體沒了,虛體開始籠罩。
  通常短篇小說注重「爆發力」……呃,或說是扭轉力、結局的貫穿性;<鬼的足音>亦同,但最詭異的就是,每一篇的結局都會讓你有種說不出的黑寒壓迫,是一種類似「文字伊藤潤二」但少了其圖畫的直接多了屛住心跳的感覺。我認為這部短篇作品所代出的效果比起<向日葵>要來的強烈。
  <鈴蟲>讀完後感覺還好,很典型的推理短篇,結局帶有超出一般想像的思想,但並沒有任何「問題」,若有誰覺得故事人物的舉動匪夷所思,那麼你恐怕沒好好思考「生命」的這個概念。<鈴蟲>之後是<野獸>,這篇讀著就同評論家顏九笙所說的有那麼些不耐,甚至覺得故事若順水結局恐怕是失望的……很可惜,如冰刀椎心的事實到最後才出現,且這事實還完全貫穿了故事中的「動機」,又是一部令人發寒的故事啊!
  其後的<宵狐>、<盒中字>、<冬之鬼>都有相同的效果,而<冬之鬼>中的願望更是叫人倒抽一股寒氣。
  至此五篇……因為壓軸的最後一篇<惡意的臉>實在是伊藤潤二的恐怖風格文字再現。
  「會吸收任何事物的畫」。到底那幅畫是真的有此魔力或者是癲狂的解釋?朋友S的惡意真的被畫給吸收或者他只是裝瘋賣傻?順順的讀那本篇會是奇幻風的詭譎作品,但驀然想起……鬼的足音到底走了還是未曾離開?
  道尾秀介故事中的S在人的周圍無所不在,就好像惡魔獵人遊戲連擊的帥氣累計,一路順利連下去就會抵達S;遊戲中的S很帥,但現實中的S……你認為後果堪不堪設想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