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死亡.jpg  <簡單死亡>這部作品不虧出自專寫劇本的作家之手。彼得.詹姆斯這本首部小說從頭到尾都扣人心弦,其中一個主因就是他的每一章節都不長,這使整部作品有了電影分鏡的效果。
  故事的開場是一場惡作劇,我這才驚訝於「單身派對」的胡搞可以鬧到這種程度──為了報復準新郎過去的惡作劇,其他好友決定將他放到棺材裡活埋個幾小時。喝酒除了亂性之外通常就是搞不清楚路況,幾個朋友任務完成之後竟馬上出了死亡車禍,唯一可說是倖存的是剛好到外地因故無法,他逃過了一劫,然而在棺材裡的被報復者陷入了幽閉的世界中,誰能救他?或者該說:「誰『想要』救他?」
  這一場意外引發了人性的貪慾,似乎故事的開始目的就很明顯,沒想到在一步步拆解線索逼近事件核心時才發現這一個被引發的貪慾還不單單只是表面如此……
  說起來很有趣,在本書之前我所讀的是內田康夫的<靈媒所愛的偵探>以及陶龍生的<證據>,一本提到超自然的靈媒,另一本則是全然絕對科學佐證的證據,而這本<簡單死亡>裡頭兩者兼備──主角格雷斯是個會去找尋靈媒或者術師解決案件的警探。
  警察查案查到靈媒去聽起來頗好笑,事實上主角也受到上級的非難,不過更事實上,警調單位為了破案而想用這種特殊方法的例子可不少,在台灣更有許多真是靠著這「不可思議力量」破解的疑案。
  通常這種被稱為「神秘現象」的力量都說是沒有根據,現下要取得的證據都必須要有公信力,科學算是相當有公信力的基準,那麼更基本說起來吧,應該說「被公認且命名的事物」才是有根據、有基準,噢!重要的還有一點,就是必須「看得到」,人對視覺的依賴特別強。神秘力量通常一般人看不到,頂多是神經兮兮地說有感覺到,我嘛……只是相信必然有些人類俱有他人欠缺的感應力,或者說那些人有辦法感覺到從人身上發散出來的力量,且能夠從混亂、複雜的「人力」網絡中找到他所要的那一條、那一道。我想這樣多少能解釋他們的能力,其實這些也不是沒有根據,他們根據的是他們自己所擁有的本身。
  本作讓我想起塔娜.法蘭琪的<神秘森林>,這兩本書有些部分的設定有異曲同工之妙,像是主角都有段不堪的過去且一直到故事最後都沒解開、單身時的周圍出現了些選擇,這讓他們的情感陷入矛盾、都是冷硬的警探、凶手的特性……等等。比較起來的話,<簡單死亡>精彩許多,<神秘森林>雖然文筆的描述優美,然而主線的案件上到後頭像是配菜,反而是內心激盪的戲碼成了重點,結局的破案過程感覺好像繞了一大圈回到原點一樣;<簡單死亡>套入了許多要素,一開始你就會為被關入棺材的人擔憂,更慘的是能夠與他用無線電連絡的是一個腦部有點癡呆的大男孩、接著是故事角色裡所暗藏的玄機,看起來呼之欲出卻又失落幾個環節、警探除了在情感上掙扎之外更重在案件的查訪與推理,這讓故事的立體感更足夠,一直到最後算是典型的飛車追逐都運用得環環相扣。兩篇故事的凶手相當類似,能夠靈活轉換自己的情感的人確實不簡單,更厲害的是能夠迷惑他人而不被看穿,在這社會上實力高強的詐欺師都得具備兩者才是大麻煩,所以……這世道,人心要防啊!不管對方多帥多美多溫柔多性感。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