鲇川哲也。在日本推理文學界中這可是個響噹噹的大名字,而這是我首次接觸他的推理世界。
  
  碑文谷事件.jpg  碑文谷事件這本書名稱聽起來很神秘,但實際上「碑文谷」是日本的一個地名(或是區名?),故事的內容是敘述一場不在場證明的詭計──八個故事中的其中一則。
  兇手殺了人但卻不在現場,若不是遠距離遙控殺人(包括暗示)就是提出了被害者死亡當下兇手人在別處……好吧,如果能用詛咒把人給咒殺的話也算在內好了。接觸鲇川哲也的作品之前就聽聞過他乃設計不在場證明詭計的推理作家之代表,碑文谷事件中的八則故事都是(其中一則算是誤導)不在場證明技巧的巧妙傑作!
  相較於「不可能犯罪」的情況,具有完美不在場證明者更能安然脫離嫌疑犯的行列,畢竟先被歸入不可能下手的選擇裡就等於設下了先決條件,只要主觀意識上認定某人不可能犯案的時候,偵查很有可能自此完全走脫。
  不在場證明有可能是意外或是設計,在鲇川哲也的這八則故事中各異其趣,他將不同種類的狀況展現在讀者面前,同時也不拘於固定的敘述模式,從不同的角度與狀況來分析、破解不在場證明。
  在讀過鲇川哲也的本作之前也看過不少架構於不在場證明詭計的推理小說,但出現在本書中的凶手們智慧所算計的比我讀過與想像的還多!以碑文谷事件當作統合的書名可見此故事的凶手的考量有多麼深沉。不僅僅是利用列車與日本地名的特色作出不在場證明,甚至連誤導的手段都想到,若非真想探究出真相的人逐步挖掘,機乎可說是完全犯罪。鲇川將筆下的凶手之腦設定得如此細密但也把關鍵的線索留給鬼貫警部,他或許想藉此告訴廣大的警政機構:辦案在真相之前千萬不懈,同時對所有人事物都要有懷疑的態度,直到情勢明朗為止!
  第八則故事「人之所謂的殉情」很有松本清張的味道。在日本的經濟社會裡這種相互掩護的事件看來是層出不窮,為了保全不明不白的利益竟然可以將生命的籌碼隨意拋出,若說這是武士道精神實在過於可笑,然而人際關係的多重層面讓那些人有這樣的選擇也只能透過背景去理解:包袱住的某種尊嚴讓他們寧可一死也不願攤開。這是對於自願了斷的人所說的,其他的話就必須靠司法與警方看穿了,否則這社會的公平正義何在?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