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bii:4

池邊的幻影  閱讀克莉絲蒂這部作品前還以為是有些玄奇的作品,水池邊還是湖水邊看到的奇怪影子或者怎樣?英文書名則是<The Hollow>有中空的意思,是要表達什麼?進入故事則是常見的英式莊園,嗯……克莉絲蒂的故事通常都是如此,很多不同的莊園、不同的人物與故事結構,每個人有不同的背景與想法,特別在那時代轉換、交接的軸上。所以不是池邊出現怪物還是鬼影之類的。

安卡德家族的空幻莊園,這個名稱設定還頗有對照感;這地方是封建時代遺留下來到那時候還是頗有家產的貴族之處,主要血親過得還蠻閒適,旁系的有自己過活的方式,荷立塔則是名雕塑家,這名在本作中頗受男性青睞的女性被描寫了心境與觀點的轉折,而她的折射點則是克里斯托醫生,他是個頗成功的醫師,但看似安穩、完好的家庭與順遂的事業並沒有平撫自己心裡的躍動因子,依舊追尋自己的信念,他與荷立塔相互間的情慾會是他的答案?於是測試交集時刻到了,他將到空幻莊園度假,帶著妻子面對著荷立塔,然後,十五年前的未婚妻也出現,他將會……

克里斯托的妻子吉妲是個極為普通的女人,與克里斯托未竟的前妻完全是兩種人;吉妲是個在旁邊眼中也顯得笨拙的女人,然而,呆板、不知變通又傳統的她還蠻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嗯……其實在看到她對周遭的想法時大概有種「概念」在我腦中成形,於是,兇案現場白羅乍臨感受到的「幻覺」也就其來有自了。

<池邊的幻影>也是克莉絲蒂的經典一作,她老是有很多獨到的故事點子,且特別著眼在人與人間巧妙的連結,這部作品特別是如此,所以現場的所有一切就如同他說的:「我們看到的線索都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吉妲之於其他所有人是頗奇特的現象。

故事中還有憤世嫉俗的大衛與勞工階級的米琪,其中兩人閒聊時提到一些貴族才容易取得的舒適,大衛這個身為貴族的卻鼻子噴氣地強調:「這些是付出勞力者應得的!」我想,這真的是正念,人類世界運作至今,不勞而獲有一半是存在於課本中教化用的,另一大半唯一的勞力就是強調自己的地位而已,身在台灣的我心有戚戚焉。

米琪與愛德華又是另一個故事,總感覺有點諷刺,對於米琪老是去想愛德華喜歡荷立塔怎樣又怎樣真的是很龜縮的想法,她沒感受過愛德華的作為與感覺,是時上後者是心靈頗脆弱的貴族,誰說男人看起來體面就很堅強或者有自己的抉擇?他老兄本身背負著貴族之名反倒是有點懵懂,結果故事中搞了出有點灑狗血的劇碼……但我還蠻喜歡的。

白羅身為偵探要挑戰的謎題真的要透徹人心人性,這也是我喜歡他解謎的關鍵,不然光是手槍掉到水池裡這一點就會讓物證至上的當場昏倒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