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五十四分。

上班的日子,一早騎車經過台南公園公園南路那一面總會一瞥公廁上裝設的LED電子鐘,透過時間大概掌握郵局的門大約開了沒。每當此時,有時會閃過賦閒的幾個片段;我不那麼喜歡目前的工作,使得相對的狀況感覺就更為強烈。

文章也寫得少了。

偶爾一想,若行就找個時間把近來寫寫;敘至此,從上周六至今倒是有許多能著墨。

星期六先有了妹妹的下午茶約,這讓周末六日的奧拉星經驗加倍變成殘念,不過出遊晃晃是比窩著玩線上遊戲來得好──透氣嘛;比這約早一點的是跟女友看早場的電影<白金數據>,這是改編自東野圭吾作品的電影,可惜中文譯作尚未登台──或者該說正在譯介中,電影的最後有提到中文版將由獨步文化推出,期待他有搞頭地推出。

<白金數據>說的是不久的將來可能進化的DNA檔案庫技巧,透過DNA的全面管理,不管怎樣的犯罪事件都有「必然」的線索可尋。電影前段利用「白金數據」(也就是DNA檔案庫的那些參考數值,主角神樂龍平用此稱呼)來探案實在叫傳統的辦案精神一顫:在追查某連續殺童案的兇嫌時,神樂完全靠著數據「推演」出兇手的樣貌(幾乎不是「可能」的樣貌),推斷的過程彷彿古典福爾摩斯在現場那般,更甚的是連難以觀察到的枝微末節通通在數據下一覽無遺,說起來,也不用特別去探究犯人的行動,足跡之類的也免了,因為嫌犯的樣子還能描繪出來,有誰可因此遁形?前面這邊像是未來與過去推理的「衝突」,自然帶出冷面刑警淺間與天才科學家神樂的對立感。

不過,完美的設計也有出離奇狀況的時候。

在白金數據中還是會有幾個漏網之魚,這被稱作NF(NOT FOUND),幾個案件因為NF的關係而無線可尋,進而,在之後一連串與白金數據相關的工作人員被殺事件中,NF再度出現,唯一能辨別的DNA在神樂的解析下居然出現「自己」的數據。犯人是自己?

於是,為了追查真相同時釐清過去,神樂只好逃亡,接下來上映一段日本的動作片橋段……呃,感受一下、感受一下,是有不少地方值得吐槽,不過故事這樣接起來還算不錯。

雙重人格、完美人類妄想、政治操作……等等在真相之後一一被揭穿,這部分,東野透露了人類社會的「發明」與「權勢」間歷久總有漏洞的一面,謎底不算驚人,但仍引出人對社會與人與人間的無奈及些許悲憤,如同最近台灣吵最大「林益世」案,特權與法律的暗流,明槍明刀鏟得掉麼?許多政治人物真的是社會的膿泡。

<白金數據>個人覺得是東野圭吾自己所學與興趣激發後的連鎖產物,同時,創造出的故事比較貼近時間與認知,跟許多歐美的電影比較起來的話,多了層「血肉」感,至少,DNA的技術在目前看來是種「極可行的發展性」,或許未來的某天真的會呈現出電影中的情節,呃,當然,要搞個資料庫出來我想會是比較困難的。

總評:還不錯的電影。

 

看完電影接著下午茶,我們來到長榮路上的某條巷子裡,具老妹所說,這地方隱密到科技難以查到!所以她是用感應的就對了。

這間咖啡廳座落得確實隱密,外觀上看起來是古舊的日式住宅重新翻修,嗯……這一類的建築創意近來是屢屢呈現呢。

繞入院內,有個疑似秋千但它整塊木板卻幾乎墜地?單純裝飾,連請勿乘坐都免標了。到了店內才知道目前裡頭沒位子,要在外面等或是就在外頭消費;店裡這樣一晃眼過去是一排牆的書,嗯嗯,看來店主人的嗜好很合我胃口,那些書中有不少是我有興趣的哩。

佩環(女友)挑了道尾秀介的<獨眼猴>來讀,所以我替她帶來的<第64號病歷>就無用文之地了;我寫著訴訟法的題目,最近的進度實在是慢到不行,對自己有些自我責備。沒過多久,服務生通知說裡面有位子,只好移駕,然後,因為變成「內用」所以每個人至少要一杯飲料……啊啊!本來想只點一杯省一省的就這樣破功,實在不便宜吶。

一半的午後就這樣度過,其間我寫了部分題目,後來又拿出<毒巧克力命案>來看,嗯呃……理由是題目寫到有點想睡。餐點的部分還不錯,蛋糕頗好吃,不過佩環後來點的大吉嶺紅茶泡過頭了,吉有點變型,成了大苦嶺紅茶。

喝完午茶跑去小貓貓園。噢!那群小喵喵還是那麼可愛又喜歡用喵爪,進到店裡整個是被可愛淹沒,不過心中始終有點擔心不知道沒打算買只來看看可愛會不會被店長白眼。唉阿,不過喵咪雖可愛卻都是為了飼養而特別配種的,真要養喵還是領養比較好些,不然社會上的這些動物們實在很難有一席之地,只是想到此又會矛盾著:領養不比豢養的這些自然就溫馴呢。

完成了一天,或許要說不完美是因為最後沒到夜市去。唉呀!好咩,總會有機會,而且晚上少吃比較好……(家常便話,嘖,明明就很受用)

 

忘了哪一天整理,總之,直到今日總算是把2F、3F的往上通道做了全面的整頓,好多了,不過還是有很多地方需要處理,希望爸媽能多想想、多理解,有很多垃圾不是寶啊!空間在現代是一種愈來愈奢侈的缺乏吶。

邊整理,也多反思該多念書,差不多準備要報名了。

 

接下來的周一實在令人感到欲振乏力,唉,每當要上班就是種大難臨頭的感覺,真想不到我居然已經當了一年的郵差!我的老天,想到去年這時候心裡的抽空糾結,那感覺歷歷在心,撐了過來,我也算度過了一個可以算是了不起的階段,呼唉。

邊丟信邊等著佩環前來強力支援,總算來了之後卻在排信的過程中聽見旁邊牆柱下張小姐打電話給原本在佩環位子上的小姐,說是怎沒見到她,我心頭一愣一跳,這也是我注意到但沒特別作聲的狀況,結果透過電話與張小姐的反應,什麼?!居然說是我趕了她走?這是怎麼回事?當下心頭一涼,個性中有時候會作祟的慌張感又染了上來,連忙去問之前那小姐在哪?張小姐的回應卻是有些悶氣般,唉……我知道妳們在郵局的年資,我怎麼可能傻頭傻腦地亂趕人?碰了這般反應,心裡更沒底,還沒頭沒腦地跟佩環說,結果狀況變成接二連三,而基本上我心裡的狀態開始呈現硬拖著崩盤的微崩潰狀態。掛號還很多,平信的整理也很雜亂,心裡開始閃著:今天度不度得過的想法。不夠粗神經也不夠外放的個性這時候成了缺陷與阻礙,我只能強拉著懦弱設法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呼,這種混亂的狀態加上周一精神不怎好,最後我能平安回局真的是大喘一氣,當下想的是我過去自我轉變後的「問題處理」,總之,找到之前在旁邊排信的小姐,告訴他我的想法──老實說,送信的過程中屢屢轉著相關的思維與回憶,多少也不欣賞她的反應與做法,我承認我那時為了想要尋個比較好的地方排信,所以問題上有些欠思慮,然而並沒有比較強力或是威迫要誰走啊!我明白心裡思維的微妙與反應,但我真希望直白地讓我知道我說錯什麼話、搞錯什麼狀況,而不是突然來了暗的一刀搞得我才發現自己捅了多大的口子;回來後,我處理好掛號之類(還出現少印的錯誤,又被稽查唸了幾句),去找前面的排信小姐,想要知道那小姐的電話,我想說清楚狀況,同時道歉,結果沒討到電話,但是對話過程中得知先前那小姐(算阿姨了)確實心裡有些不舒服,但也說是過去的事──說到這邊又覺得我竟然慢了好幾百拍才發現,太糟了──就不要放在心上,唉,說是這樣說,但還是心中有些齟齬吧?我把我的苦惱都訴了出來,小姐強調不要放在心上、會跟她說、沒關係的……等等之類,但我還是希望自己能親口道歉,雖然直到今日還是沒有碰上(下午回來的時候,早上太忙了,賠罪會變成白目)。

我覺得溝通要有種彈性,也講求些明白,不是每個人都有驚人的感應與觀察,不少狀況都是許久後才知道自己過去帶來的蝴蝶效應,但總能察覺那早就能夠讓彼此坦然於心。我帶著試探的詢問位子是我的問題,這是我的錯,但我本意並不是要誰讓位,進階地揣測我的念頭這讓我如螞蟻上熱鍋,我的心念容易糾結,所以這回又是波類似成長的經歷吧?唉,希望這樣的狀態能早早解除,或許有機會能讓我好好道個歉,落在心頭的這類「不明白」有些綁手綁腳。

真要埋怨,多少對安平區的那人兄有微詞,但也於理無據;一連環的狀態,算是我心性的挑戰,也讓我的「志向」更往目標引去,如同佩環提到的「是非之地」,在我心中,現在的工作還真是如此。

本周的二三信都不多,但我的運氣似乎在周一的狀況後跌宕混亂,不僅掛號回來印的清單有問題、刷錯掛號,今天還首次碰到被告的狀況(過去新人時有一次,但那是他信箱有問題,後來在38區有一次,但他老兄電鈴按半天、喊半天就是沒人),說是明明有人但我好像喊一喊人就走了……這啥東東啊?如果可以,拜託回應大聲點,那一間我覺得有人所以還特別等,但就是沒人下來啊!唉……信少,自己還獨撐過周二,結果卻有種難以拉拔的工作低落,希望之後我能多振作些。

OK!準備去跟佩環一起下班。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